與流浪兒童在一起,親身尋問和付出

A+A-

(編按:體驗旅遊強調參與,著重過程。「在家不好:與流浪兒童在一起」的作者阿康,數年前於雲南當了兩年非牟利團體的義工,分別是照顧流浪兒童和照顧愛滋病病人。此書是他第一年照顧兒童的日記,有笑有淚之餘,也有讓人握腕的,現節錄他首次接個案的情況。)

新來的小不點

上星期,我接到派出所的來電,說在火車站找到一個小孩子,問我們是否接收。由於是我第一次接到這種案子,心情不免有點緊張,幸好當日有其他值班同事在(週末只有兩個同事值班),才不致令我這個新手太過慌忙。

一個多小時後,小孩便被送到來,原來是個只有六歲左右的小不點,是中心年紀最細的一個。說他六歲左右是因為他連自己的生日也不知道,這對於中心的孩子們來說,都是一個普遍不過的現象,他們一般都不知道自己生於何年何月何日,有些連自己今年幾歲也不知道。對於出生在香港的我們,知道自己的生日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縱然我在出發前對中心的孩子們都有了一些心理準備,但這幾天因為各種原因,知道這裡大部分小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時,還是有點傷感,看著他們無奈、失望和悲傷的樣子,還是比預期中更心酸,因為站在面前的已不是一個預算或概念,而是一個又一個有血有肉的臉龐。

說回小不點,派出所說他是自己一個人從別的地方坐長途火車來這兒的,聽他的口音估計是來自雲南北面某縣一帶。從這幾天的觀察,我們相信他不是跟家人走失的,因為派出所查過並沒有他父母報案的紀錄,而且小不點寧願留在我們中心也不願意回家,更表示不想念父母和家人。到底這個連吃飯洗澡擦牙也要我們照顧的小孩為何要離家出走?他是如何偷上火車來到這邊的?他的家到底在何方?父母又是何方神聖?他們究竟在想些甚麼?這些問題我們通通都不知道,起碼在短期內都不會知道。

小不點來了幾天,鬧了很多笑話。話說他一來到便病倒了,翌日起床後就趴在地上動也不動,但一到吃早午晚飯時就會大口大口地吃,吃完後又再趴到地上去!(這兒的所有小孩明明都很瘦,但胃口比我還要大,既可怕又奇怪,我今天終於明白了原因,但這是後話,容後再談,又是另一件叫人心酸的事)。此外,小不點逢見男人就叫姨爹,女人就叫姨媽,連二十來歲的女同事也不放過,好端端的老了十多年,多了個小姨甥。還有的是,小不點的嘴非常甜,拿了東西定會說謝謝,要東西又定會說「請」,且會擺出一臉子可愛的笑容,很會討大人的歡心。可是每個值夜班的同事都知道(值夜班會有更多接觸小孩的機會,這證明了我留宿這兒的決定是對的,但我也慢慢發現了它的「惡頂」,容後再談),他的品格其實大有問題,外表雖然溫純,實質卻很霸道,又不太受教,且會在拳腳上越級挑戰比他較大的小孩,但每次打不過後就找「姨爹姨媽」告狀撒嬌。

到底是甚麼令一個六歲的小孩會有這表現?年紀小小便已有這樣的心計和性情?他看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他所活的又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離開香港前的一陣子,我對世界變得很負面,「This is the world we made」這句話差不多每天也凝繞在我腦海,我不願意簡單地接受「這是個別問題」、「這是某人的過失」、「這是社會的錯」,我覺得這個世界都是你我每人都有份弄成這樣的,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是香港還是全世界,每個人既同時是兇手,也是受害者。這也是我要開展這義工旅程的原因之一,希望更多的領受和查找這些問題的答案緣由,雖然我知道就算在旅程完結後也不會找到答案,但我願意誠心的親身體驗、尋問和付出,This is the world we made……

 

「在家不好:與流浪兒童在一起」阿康(節錄自 P.27 – P.29),本書在 CUP 出版攤位 1A-E37 有售。

CUP 出版 @ 香港書展 2017

一年難過又書展!CUP 自從轉型為網媒後,又再一次回歸實體,在 7 月 19 日至 25 日在香港書展跟讀者見面。這次為讀者帶來四本新書,包括戰略家鄭立的《今晚 Board Game 夜唔夜》,以及手機遊戲的原創小說《光輝歲月》,及小說《殺手名冊》等。
每天都在網中交流的我們,是時候,親自認識你我她。
CUP 攤位號碼:1A-E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