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如果幸福要收費

A+A-

如果要你在幸福上加一個價,那會是多少?

那可能要先解答一個基本的問題:對你來說,幸福是甚麼?是在一個無端早起的清晨看見日出?是在春日的街道聽到孩子們清脆的笑聲?是跟伴侶倚在沙發上看肥皂劇的一個小時?Jonas Karlsson 的小說 The Invoice 可能會給你一點啟示。

Jonas Karlsson 是瑞典剛冒起的作家,雖然迄今只有兩本著作,但已令他在國際文壇上嶄露頭角。Jonas 的筆風幽默而帶有玩味,小說都是以真實背景配上超現實情節建構而成,而 The Invoice 比上一本 The Room 更見其筆鋒成熟。

小說 The Invoice 封面

故事講述主角(書中從沒有提到他的名字)有天收到不明來歷的帳單,向他追討 570 萬瑞典克朗。本以為是惡作劇,主角打算置之不理,豈料帳單一張接一張由國際組織 World Resources Distribution(WRD)寄出。原來 WRD 按照他出生至今的幸福程度向他徵收稅項,收到的稅款會用來補貼一些不幸的人,以求世界得到公平。WRD 把每個人的經歷數據化,然後計算其幸福經驗值,再按經驗值納稅,全因為在世上享樂並不是無價的。

主角納悶,不是有錢人才應繳如此重稅嘛?理應他們才是最幸福的人,對於一個銀行帳戶只有 4 萬,沒有女友,雙親已歿,在影碟租賃店打工的中年人,他哪算幸福?更遑論要為這種幸福付上 570 萬元的款項?

主角不憤,決定要向 WRD 問個明白,並對結果提出上訴。過程之中,他也被迫回顧自己的前半生 ── 父母早已不在旁,但想到他們生前無盡的支持,以及對這個不怎樣出色的兒子完全接納,令主角突然感到溫暖;主角亦向 WRD 告白了一段與印度女生的秘密情緣 ── 當時他們在大學的電影學會結識,英語雖然不靈光卻沒有成為種族之間的隔閡。女孩跟他先此聲明,這段情必不可以見光,因讀完書後她一定會回國,嫁給父親替她安排的人。主角同意了,但最後卻不由自主愛上這個女生。想起女生離開的一刻,他為無疾而終的感情再痛一次,卻又同時覺得快樂,因為這段情有如他平淡人生中的一次冒險。主角開始領悟到,幸福經驗跟物質和成就無關,能夠活在當下,感受愛和痛,從記憶的抽屜裡找到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回味的好事,才是一個值得過的幸福人生。

Jonas 筆觸異常細膩,特別是在描述主角與印度女生的一段情時更見功力,雲淡風輕卻是感人至深。幸福不只是快樂,也應該有痛,當然如何面對痛苦和挫折,與個人世界觀和修為有極大關係。作為一個瑞典作者,不難理解 The Invoice 背後的批判 ── 世人的幸福感多是來自社會的既定模式:年青人考上有名大學,畢業後環遊世界,找到一份有前途的白領工作,儲點錢然後買 summer house 和小遊艇,夏天去泰國渡假,冬天去瑞士滑雪,那就算是堪稱完美的生活。但這樣無止境的追求不算幸福,人生的種種歷練,和家人伴侶深厚的感情才是幸福感的源頭。聽起來是老生常談,但擁有這些幸福感的人其實少之又少。世界愈行愈快,我們的感觸以及情緒愈來愈被忽視,在快得令人透不過氣的年代,我們還有力氣談幸福嗎?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潘度琳 鐘擺人生

三十過外的女性,日間工作刻板艱澀,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沉迷本格推理小說,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

https://www.facebook.com/pendulu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