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跨性別人士從軍 慳得幾多?

A+A-
美軍隊伍中,有幾多個是跨性別人士? 圖片來源:路透社

杜林普去年競選時多次以「LGBT 社群的朋友」自居,不過上任不久,繼扳倒跨性別學生自選洗手間指引後,近日再宣稱要禁止跨性別人士從軍。原因無他,原來是擔憂「軍方難以負擔他們衍生的龐大醫療開支」,驟看似乎情有可原。但話說回來,美國究竟有幾多跨性別軍人?又用到幾多錢?

有指杜林普因醜聞纏身,地位岌岌可危,唯有向性小眾開刀,重新禁止跨性別人士從軍以爭取保守派支持。不過,用「醫療開支過大」為理由實在站不住腳。去年奧巴馬治下,前美國國防部部長卡特解除跨性別人士從軍禁令,並委託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估算容許跨性別服役造成的經濟開支。結果分析報告指,軍中跨性別人士約有 1,300 至 6,600 人,相關醫療護理費用約為 840 萬美元,只佔美軍醫療費用總體約 0.1%。若以杜林普今年的國防預算計,更只佔總體 0.0014%。

目前為止,外界始終未能掌握跨性別美軍人數的具體數字,國防部也對此三緘其口。不過關於跨性別人士服役情況,除了可從蘭德的報告中窺得一二,近期也有另一分析報告可供參考。

2014 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院的威廉斯研究所(Williams Institute)利用 2011 年本地跨性別人士的調查數據估算跨性別人士在美軍中的佔比。當時的數據顯示,6,546 名受訪跨性別人士中有 2 成表示曾服兵役,結合全國總人口、美軍成員人數及服役男女比例計算,有 8,800 名跨性別人士為現役軍人,另有 6,700 名為國民警衛隊或預備役軍人,人數佔全體 0.7%。

這個研究得出的估計數字比蘭德要高,意味建基於其之上的醫療開銷,可能不止蘭德所估計的 840 萬美元。不過即使假設威廉斯的研究較貼近真實數字,最終衍生的費用,比之軍方醫療總開銷,也不過九牛一毛。

退伍軍人健康管理局自去年起,透過軍隊醫療保健計劃 Tricare 為跨性別人士提供醫療費用援助,不過援助只覆蓋手術前後的護理費用,而不包括性別重置手術本身。而且據估計,真正尋求性別重置的跨性別軍人,數量少之又少,只有 1.6%,即使禁絕跨性別人士入伍,從中節省的開銷實在微不足道。

撇開軍方不說,現時美國有不少醫療保險公司的保障範圍都覆蓋至性別重置方面。例如聯邦醫療保險 (Medicare)在華盛頓及其他 12 個州份的健康計劃,都涵蓋有關性別重置的護理開支;同時,愈來愈多私人公司員工,都開始享有包含性別重置護理在內的醫療福利。去年有健康經濟學家分析指,若將醫療保險範圍延伸至性別重置,包括激素替代療法及手術,每月只需上調保費若 1.6 美分,就能顯著減低各種社會危機如 HIV 病毒、抑鬱症、自殺、濫藥等,社會受益可抵成本。

雖然杜林普「禁令」已在 Twitter 公告天下,但實際執行上,還是得行政命令通過審核出台才能落實。現時美國國防部可說是國內跨性別人士的最大僱主,獨佔鰲頭,一旦杜林普重啟禁令,可以預計將有大批軍人失業。過去不少數據顯示,跨性別人士因就業歧視而失業或長期貧窮,性小眾權益若開倒車,除了令他們處境雪上加霜,亦可以預想將引發的連串社會問題。想慳錢,別得不償失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