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酒精管制,到別國買醉的酒經濟!

A+A-
最大的渡輪公司 Stena 每年從哥德堡賣出約 25 萬張前往丹麥的單日船票,大多數旅客從不下船踏足丹麥,旨在買酒。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知己相聚,開懷暢飲,是不少酒徒的美事。香港一街一隅,便利店與超市無所不在,買酒非難事;可是在北歐多國,欲暢飲之時,卻未必能買得美酒,皆因有嚴格的酒精管制:酒精飲品價值不菲,又或國營商店早已關門休息。國內買酒難,造就另類旅遊經濟 —— 坐船到別國買醉。

在瑞典,酒精濃度超過 3.5% 的飲品,只能在國營的酒局 Systembolaget 購買。Systembolaget 平日下午 7 時便關門不營業;周六則更早,於 3 時便停業;周日全日休息。在餐廳也可以點酒,但不能帶走。不介意本地高昂的酒價,還是可以在瑞典預先存倉,歡懷暢飲。一瓶 Absolut 伏特加,在瑞典售約 240 瑞典克朗(約為 250 港元),在德國只售 12 歐元(約為 111 港元);0.33 公升罐裝啤酒 König Pilsener 在瑞典售約 10 瑞典克朗(約 10.1 港元) ,相等價錢在德國能買上 1 公升的份量。

當鄰國的貨品比本國的貨品便宜很多時,方便就到別國買,是常識,也是通行人性。金融時報報道,瑞典每年數十萬的消費者經渡輪航線到鄰國丹麥、德國、與波羅的海國家購買酒精飲品,成為 Systembolaget 的替身。在船上的超市,最普通的葡萄酒的售價約為 100 瑞典克朗(約 95.7 港元),瓶裝啤酒約為 25 瑞典克朗(約 23.9 港元)。

國營酒局 Systembolaget。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據瑞典酒精與毒品委員會(Swedish Council for Information on Alcohol and Other Drugs,簡稱 CAN)估計,在瑞典近 5 分之 1 的酒精飲品及近半烈酒是循此途徑帶到該國消費。最大的渡輪公司 Stena 每年從哥德堡賣出約 25 萬張前往丹麥的單日船票,大多數旅客從不下船踏足丹麥,回程時則用手推車堆滿一座座酒精飲品。

瑞典未有限制瑞典居民每人可攜帶自用的酒精飲品數量,CAN 估計𧗠生的走私交易金額達全國總銷售額的 5%。陸路則可循巴士從德國運酒到瑞典再出售圖利。

瑞典的酒精壟斷最早可追溯到 1850 年的法倫小鎮(Falun)。其原意是減少國民飲酒量,避免他們過量飲酒,後來輾轉擴展為全國性政策。布魯塞爾釀酒商 Jan de Grave 稱:「酒精管制實際為適度飲酒的人帶來不便,而酒徒則總有自己的辦法。」嗜酒者,聞酒所至,芬蘭人的酒窖在愛沙尼亞,瑞典人的酒窖則在丹麥和德國。

CAN 總監 Håkan Leifman 表示,國家的壟斷做法一直備受壓力。他指,當瑞典於 1995 年加入歐盟時,壓力要大得多,瑞典被迫要增加從國外入境的酒精量。「現時瑞典的酒精管制政策已較入歐前寬鬆,消耗量比入歐前增加了 20% 至 25%。」

哥廷堡民調機構 SOM 於 2014 年所做的調查顯示,民眾對於國家酒精壟斷的做法,反對程度自 2000 年逾半下降至約 30%;2005 年,近 60% 表示希望降低酒稅,到 2014 年只有 17% 的表示希望調低酒稅。民意也反映了政黨的取態,現時瑞典只有少數的自由派政黨著力批評壟斷政策,包括在野自由黨(Liberals)與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rcats)。

斯德哥爾摩卡羅琳學院社會醫學教授 Sven Andréasson 指出,假如結束國家專營酒精飲品銷售,酒精消耗量與相關的疾病風險均會增加約 30%。北歐除丹麥外,冰島、挪威、瑞典、芬蘭各國均徵收高昂酒稅,並設有專營酒局壟斷銷售。為何與其他享有相似文化歐洲國家大相徑庭,歷史和文化因素也難以完美解釋,Andréasson 教授說:「為何瑞典人這麼熱衷酒精管制仍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