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共享經濟」遍地開花重塑社區情?

A+A-
「共享單車」登陸中港台各大城市後,旋即成為城中熱話。

文: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鄧敏琳

自「共享單車」在年中打入香港市場後便爭議聲不斷,例如違泊、霸地等,「共享經濟」亦成為城中熱話。事實上「共享經濟」利用閒置資源或服務創造經濟價值,早被歐、美、亞洲大城市熱捧,發展迅速,無論單車、房屋、外賣等不同服務皆打著「共享」旗幟作招徠。不過,很多企業事實上是以租賃服務營利為實,扭曲原意,不但形成企業競爭、壟斷市場等問題,更造成大量浪費,到底有多少共享服務是名實相符?

中國不少企業近年以「共享」為名進駐各大城市,例如大量的「共享單車」在北京、杭州等地出現。單單在過去 1 年多的時間裡,中國便湧現了超過 30 個共享單車品牌,製造超過 400 萬輛新單車。然而,這批單車不單阻塞街道,更造成了大量浪費,例如杭州因共享單車數量過剩及品質不佳,最終形成「單車亂葬崗」, 淪為垃圾,違背「共享經濟」的原意。

維修咖啡館發跡於荷蘭,推動社區的維修風氣。

「共享經濟」服務應有盡有,其中的維修服務更稱得上享譽國際,如維修咖啡室(Repair Cafe)發跡於荷蘭,在社區設立咖啡館,放置維修工具,邀請懂維修的人作駐場師傅,幫人維修電器、縫補衣服等等。筆者在德國柏林親訪的一個共享市集,不但有市民自發替街坊維修電器,還有免費衣服交換派對,以及有街坊煮了一鍋又一鍋的熟食及甜點,讓人自由定價。這種形式的共享市集在德國並不罕見,而香港亦有潛力及資源去推廣。

綠色和平曾在柏林、北京、香港舉辦維修咖啡館,分別教授維修手機、協助修理電器。

「共享經濟」絕非企業專利,其精粹在於個人如何把自己的閒置資源,如房屋、衣服、汽車,甚至是知識、技能,透過不同的平台與他人分享 ,因此每個市民皆有能力創造專屬的「共享經濟」。觀乎不少香港社區自發的活動,雖與金錢無關,但卻也是「共享」的一種。有群組成立 2 年多以來,由司機邀請同區的街坊坐順風車,在車上寒喧,甚至發現與身旁的街坊有共同朋友及話題而成為朋友,重塑街坊情。

德國柏林共享市集門庭若市,有自由定價的熟食檔販、免費換衣派對。

綠色和平過去亦舉辦過環保市集,未來亦會於香港不同地區推動「重修舊好」的共享服務,希望透過升級再造流動紡車,「一車一師傅」,將縫補技術共享並於社區當中推廣。 香港昔日紡織業興盛,不少車衣女工都身懷絕技,如家母已從車衣女工轉為全職家庭主婦,這些裁縫卧虎藏龍,藏身於各個社區。因此,只要好好發掘這些不同的手藝,如縫補、烹飪等,與社區分享,就能重新建立社區及鄰里關係。我們不需依靠政府和企業,靠每個人的雙手,讓香港的共享社區遍地開花,指日可待。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