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大人:最恐怖噩夢——干預報道內容

A+A-
雖然新聞自由是香港的主要核心價值,但偏偏有不少受訪者或機構,並不了解編採自主原則,在接受訪問後要求記者傳予稿件給他們「審閱」,閱後才「批准」見報。

當公關的,其中一個最恐怖的噩夢,是客人或機構上司要求操控傳媒報道的內容。

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務。

編採自主是傳媒機構最寶貴的資產,確保在不受任何操控或威嚇下,不偏不倚地向大眾報道新聞事件。縱然近年本港的新聞自由屢受衝擊,但編採自主的基石仍在。

新聞自由是香港的主要核心價值,但偏偏有不少受訪者或機構,並不了解編採自主原則,在接受訪問後要求記者傳予稿件給他們「審閱」,閱後才「批准」見報。

機構或受訪者要求審稿,原因不難理解,大多擔心記者錯誤引用數據、錯誤演釋或過份解讀一些資料或 Sound bite。

預先審稿的行為絕不為傳媒所容許。傳媒機構一旦發現記者預先傳稿予對方審閱,輕則發警告信,重則立即解僱。當然,付費刊登的 advertorial 例外。

傳媒工作分秒必爭,遇上要求預先審稿的受訪者或機構,最直截了當是婉拒其要求,再另覓他人受訪。但當涉及較偏門的範疇,難以找到合適的受訪者回應,或只有特定受訪者或機構才可提供相關資料時,情況便相當尷尬。

曾有記者朋友吐苦水,指曾有相熟的消息人士向他「爆料」,但由於資料太敏感,消息人士要求報道刊登前先審閱稿件。記者當然拒絕其要求。後來他提出向受訪者讀出直接引用的 quote,但受訪者仍斷然拒絕,最終報道無法見報。

除了擔心內容出錯,有時候受訪者要求審閱報道的原因可能極為「騎呢」,令人啼笑皆非。有公關安排機構主席接受訪問,卻收到對方要求 —— 記者訪問後需提交相片予機構「PS(Photoshop)」,因為其主席擔心上鏡的樣子「不夠靚」;又要求訪問時間不要太早,因為主席會「眼腫」,影響相片質素。公關當然即時拒絕其要求,並解釋編採自主原則。機構最終亦無奈接受。

記者的天職是報道所見所聞。資歷較深、準備充足的好記者,更會對一些細節窮追猛打,直至得到答案。因此,不論公關或受訪者,受訪時都要格外留神,不確定、不知道,或者時機未成熟向外界公佈的事情,必定絕口不提,或表示需要查明相關資料後才發佈。

當安排訪問時,受訪者或公關應該預先與傳媒溝通,了解對方可能提問的內容,避免雙方期望有落差;訪問前亦應先做好問答演練(Q&A drill),便可減低出錯機會。

千萬別妄想可操控報道內容,否則只會引起記者傳媒反感,到頭來影響機構形象。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包大人 關公論戰

包大人,資深傳媒人,同關公外型相似,日日面燶燶。閒時最喜歡觀察時事,研究各大小政客關公拆彈化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