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最佳損友——超越敵我陣營的力量是人與人的感情

A+A-
「最佳損友」中,徐定富找來三位損友,請他們把徐定貴教壞的一幕。

我今次談「最佳損友」這齣電影,對大部分人而言,它就是王晶的無厘頭式笑片。但對我而言,我卻認為這是一套主題為道德的啟蒙作品。這電影講述一個二少爺徐定貴,從美國回來自己的家族企業工作,因為有可能繼承家業,本來覺得自己是必然繼承人的大少爺徐定富感到地位受威脅,便想出一個方法想要阻止這件事發生。

他想到的方法,就是在公司裡找出三大損友,分別是粗魯的牛精帆、好色的譚室超和口不擇言的仇厚奇, 去親近他的親弟,以教壞他,讓徐定貴變成一個會打架、好色、口不擇言、不合主流社會道德要求的人,讓董事會覺得丟臉而失去繼承企業的可能。所以在設定上,主角的兄長徐定富是奸角。想要陷害自己的弟弟,怎可能不是奸角?成功的話,這三大損友都會得到豐厚的利益。

要怎樣弄掉一個人的繼承權?徐定貴兄長想到的方法,竟然是令他變成一個不合某種社會形象的人。董事會決定誰可以繼承企業,不是根據他經營企業的能力,也不是他的未來計劃,更不是看他維持企業盈利增長的可能性,而是他的行為是否合乎社會規範、是否「不道德」。這些所謂的道德,只是一些小眉小眼的行為,打架、講粗口、好色、口不擇言,就是行為不斂,就是不道德,而導致失去繼承公司的資格。

先不論他兄長對董事會的理解是否正確,但至少,對於他的兄長而言,所謂社會道德就是這些小事。這種真的是不道德嗎?不如說,這種其實不是不道德,而是「不乖」、行為不夠典範。

最終,這些損友真的成功將主角徐定貴「教壞」了,變成喜歡說粗話、會打架、會去把妹的人,但是他兄長的計謀卻沒有得逞。因為這三個本來應該是間諜、假意親近的損友,與這位「學壞」了的徐定貴產生了真正的友情,最終沒有陷害他,反而自白自己當初親近是另有所圖,沒資格當他的朋友,但徐定貴挽留了他們,最後一起反叛對抗兄長。

看到這裡,有沒有留意到一件事?這些損友的惡名,源自於他們不合社會規範,但是他們的行為,卻是基於義氣,講情理,超越了陣營與立場,重視人與人的感情。他們會打架、會說粗話、會嫖妓、會行為不斂,卻不會背叛自己的朋友,這些東西,其實也是「道德」。但那卻是另一種道德,一種不出於社會的認同,但出於自我良知的道德。換句話說,損友其實也不那麼損友,行為不檢但有義氣的真心朋友,真的是損友嗎?人與人的關係,超越了利益、意識形態與陣營,就是事情逆轉的關鍵。

其實故事是兩種價值觀的對抗、兩種不同道德的對抗。徐定富作為反派,重視的是「表面的、社會性的道德」;而徐定貴作為主角,最後救贖他的是「內在的、自我的道德」。前者會取得社會的認同,有一個好的形象;後者卻會取得別人真正的投入與付出,願意跟你冒風險、共生死。

到底哪個才是我們應該追求的道德呢?沒甚麼人看笑片會想這種問題吧?可是這樣想不是也很有趣嗎?

在很多人眼中,無厘頭的笑片就是沒有道理的、沒有訊息的、純粹殺時間的垃圾。當然,我也知道很多人討厭王晶,如果我直接說他是垃圾,很多人會拍手叫好。可是我本來就是喜歡在別人認為的垃圾堆中尋寶的人,是我想太多,還是其實王晶當時拍攝,也有這樣的訊息想說出來?我就不知道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