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教育」下的愛國蘇聯少先隊

A+A-
列寧格勒聯盟先鋒組織(The Vladimir Lenin All-Union Pioneer Organization)在 1937 年拍攝的圖片。圖片來源:Victor Bulla/wikimedia commons

2012 年的今天, 面對 10 萬人包圍政府總部,只為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於其後宣佈取消國教科 3 年開展期。當年學民思潮成立,召集人黃之鋒還未滿 16 歲。現在學民思潮已經解散,20 歲的黃之鋒身陷囹圄,惟被稱為「洗腦」教育的國民教育科,被指已滲入在不同的學科和教材裡。

有年輕人不甘被「洗腦」,卻也有年輕人被迫接受。二戰時期,蘇俄兒童、少年們因著「愛國愛黨」之名,成為了保家衛國的先驅,走上戰場。

「青年先鋒( Young Pioneers )」是蘇維埃俄羅斯青年組織,一眾成員在 1937 年在列寧格勒附近進行民防演習,期間穿上防毒面具。現在這張令人毛骨悚然的影像,在當年是力量的象徵,昭示青年組織的充足準備和效率。

The Vladimir Lenin All-Union Pioneer Organization 宣傳畫報。圖片來源:redavantgarde.com

全名為「弗拉基米爾·列寧全聯盟先鋒組織(The Vladimir Lenin All-Union Pioneer Organization)」的青年先鋒成立於 1922 年。此前的童軍領袖多偏向布爾什維克一方,因而被以不支持新的共產主義政府為由禁止活動。

但人民普遍都認為童軍確有其好處。為了填補這一空缺,蘇維埃政府自行組成了這個被稱為「青年先鋒(Young Pioneers)」的組織,向10 歲至 15 歲的兒童傳授生活技能,同時向他們灌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活動包括體育、遊戲、夏令營等。 雖然表面上這個組織是自願參與制,但社會壓力幾乎確保了所有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都要成為先驅者。

「蘇維埃青年先鋒(The Soviet Young Pioneers)」是這場先鋒運動最大的部分,先鋒團在共產主義世界和其他地區都有分支,當中包括了古巴、中國、墨西哥和芬蘭。

在 1941 至 1945 的衛國戰爭(The Great Patriotic War,即蘇德戰爭)中,青年先鋒運用他們在組織中學到的技能,以應對戰爭。這群兒童不僅身處戰爭大部分暴力事件之中,更會直接對抗德國人。

戰爭時期,孩子們隨意拿丟棄的砲彈和手榴彈玩耍。蘇聯一份報章報道引述 1942 年青年夏令營中一個孩子說:「我們(在營中)練習使用手榴彈和與寵物嬉戲。」另一個女孩則說她「手持步槍,讀果戈里(Nikolai Gogol)的『死魂靈』(Dead Souls)」。

年輕的先驅們為戰爭作出了不少貢獻,他們有 500 多萬人在國家農場工作,補充勞動力。 政府鼓勵先驅者收集紙張和廢金屬等可以再次用於戰爭的物品,他們在 1942 年至 1944 年之間,便收集了 134,000 噸廢金屬。先驅者也被指揮去保護在戰爭中死去的人的墳墓,因為墓地在許多在戰爭及混亂中,總是被忽視。

在德軍佔領的地區,許多青年先驅會參與抵抗運動。政府其後授予「金星獎章」(蘇聯軍事最高榮譽之一)給當中 4 名殉難者,其中一位得到這象徵「蘇聯英雄」的獎項的,是先驅者 Valentin Kotyk ,他是蘇聯年紀最小的英雄。當時,德國佔領了烏克蘭,只有 14 歲的 Kotyk 加入抵抗行列。他在伊賈斯拉夫戰役(Battle of Iziaslav)中兩次受傷,最後更被殺害。後人在多個青年先驅營中為他立了紀念碑。

青年先驅者至今仍然存在於俄國(見以下短片),但已經不如蘇聯時期一般,以傳播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為主,其性質反而像傳統的童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