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神話破滅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十一黃金周」在中國開始引起網民的詛咒。

由廣州開車到深圳,明明全程高速公路只有 180 公里,塞車 10 小時。北京到天津只 80 公里,開車堵塞 5 小時。廣州市區到白雲機場約 30 公里,開了 8 小時。而香港到廣州 200 公里出頭,開了 18 個鐘頭。

曾幾何時,中國官方誇耀黃金周是中國人在享受 GDP 高速增長之後的「諸神假期」。到了今日,黃金周只是全國癱瘓的代名詞,以及一年數次的運輸噩夢。

交通嚴重阻塞、安全壓力空前、消費質量下降,最重要的是,全國各處所謂的「景點」,生態環境不堪沉重負荷。

幾年前,中國華山曾因所謂黃金周,幾乎山崩。100 名遊客半日之內湧入華山東線景區,華山有一條險峻的山澗窄路,寬窄不超過兩米,還擠塞 5、6 人,十餘米的空中棧道,竟有 1、200 人。當日 2,000 名遊客滯留在棧道的下站,排隊長達 3 小時,下面的遊客鼓噪,上面在索道滯留的人在峭壁之上寸步難行,險象橫生。

根據官方統計,黃金周非保持不可。每一個黃金周長達 7 日,全國總消費支出可達 2,000 多億產值。集中休假造成的擠塞、污染、景點破壞,還可以衍生出燃油消耗、修復景點等「副增長」。在一個迷信 GDP 的國家,黃金周一旦取消,後果無人敢負責。

2016 年,十一黃金周有超過 7.4 億人離家出遊,相當於全國一半以上人口。在農曆新年前後 40 日,有 30 多億人次的人口流動,佔全球人口 3 分 1,相當於全國人口像洗牌一樣,完成兩次大遷移。

每周 7 日作息制度,本來由創世記的上帝創造,經過五千年驗證,已經證明是人類生活的最佳安排。

但中國強大,要破壞西方文明的 7 日作息制,而採取「黃金周假日集中制」。結果是每年 52 星期攤分兩個工作天的悠閒,假日則集中在全國 4、5 個所謂黃金周,令中國集體癱瘓停擺,而與此同時,外國政府、西方公司機構、銀行和海關卻在上班。

而中國在周末是照樣辦公的。亦即當世界在工作,中國卻癱瘓;而中國在工作時,全世界在休息。違抗世界潮流,莫此為最。

「黃金周」的神話破滅了,但香港的消費增長卻被「黃金周」的咒語鎖住。對黃金周的檢討呼聲已經冒起。甚麼是黑,甚麼是白?似乎每 20 年,所謂的大是大非,總會經歷一次顛倒的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