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德基進入加納,食快餐的人有福了?

A+A-
位於加納首都阿克拉(Accra)的一間肯德基分店。

西非沿海國家加納(Ghana)擁有超過 2,800 萬人口,貧困仍是國家首要擺脫的問題。過去十年,海上石油帶給加納前所未有的繁榮。國家發展急速,數百萬人湧向城市工作,商場如雨後春筍林立,現代化的標誌 —— 快餐,也在加納生根立足

受惠於加納的石油業務和其他商品收入增長,據世界銀行指出,加納於 2011 年達成「中下層收入」狀態(據該年標準,市民年均收入介乎 1,006 至 3,975 美元之間)。而自 2005 年以來,加納經濟平均每年增長 7%。隨着經濟發展,國民的飲食習慣也起了變化,高熱量又美味的快餐大行其道。集團 Mohinani Group 行政總裁 Ashok Mohinani 見證着街邊飲食由傳統的燉菜、木薯,發展到炒飯和栗米條小食,再變成現在流行的炸雞,因此看好發展快餐飲食的潛力。

Mohinani 看見第一間炸雞店生意興隆,他便知道炸雞「有得做」,而最能突圍的很明顯就是外國名牌「肯德基」。坐言起行,Mohinani 取得加納的肯德基專營權,2012 年開設加納第一間「得來速」(顧客可以留在車內取得食物的經營模式)式肯德基。直至 2017 年 7 月,加納全國已有 13 間肯德基分店,主要集中於首都區。

肯德基及其母公司「YUM!」,分店從南到北遍佈非洲,肯德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如安哥拉,坦桑尼亞,尼日利亞,烏干達,肯亞,加納等國擁有約 850 家分店。公司帶來了西方流行的風味,還有一款特別的味道,就是快餐與國力的象徵關聯。

加納在 80 年代初面對嚴重糧食短缺,當年溫飽難求,民族記憶使得加納人認為體態肥胖反倒是幸福的象徵。加納大學家庭及消費科學講師 Matilda Laar 說:「加納人與子女買肯德基、買薄餅,他們喜歡向子女展示他們能買得起的東西。」肯德基不僅僅是食物,她說:「這是社會地位。」

國際連鎖快餐店的經營策略主要是在不同國尋找本地加盟商。YUM!除了是肯德基的母公司,也是 Taco Bell 和 Pizza Hut 的母公司。截至 2016 年,YUM!集團在全球共有近 4.4 萬間餐廳,其中約 17,000 間在新興市場,而肯德基及其加盟商則在全球 129 個國家和地區經營近 21,000 間肯德基餐廳。

街邊飲食由傳統的燉菜、木薯,發展到炒飯和栗米條小食,再變成現在流行的炸雞。

快餐滋味,加納人卻要為此付上健康代價。例如新加坡一項有關西方快餐連鎖店進行的大規模研究,提供證據顯示國際快餐連鎖餐廳帶來嚴重的健康問題。研究發表在 2012 年期刊 Circulation ,追蹤自 1990 年代中期到 2009 年間,近萬名年齡在 45 至 74 歲之間的新加坡華人。數據顯示,每週食兩次西式快餐,獲得 2 型糖尿病的可能性要高出 27%,死於心臟病的可能性比不經常食快餐的受試者要高 56%。研究排除了如睡眠、運動、甚至是進食本地其他炸物的因素影響, 結論是吃快餐越多,患心臟病死亡的風險就越高。

據加納健康指標和評估研究所的數據,加納人高體重指數(BMI)的死亡率從 1990 年的每 10 萬人中大約有 14人,增加到每 10 萬人約有 40人,數字翻了一倍有多。數據還表明,不斷變化的飲食,導致加納的健康風險以比美國的加劇速度更快。從 1990 年到2015年,加納人與高體重有關的死亡人數增加了 179%,而美國只增加了 20%。

可是,加納的醫療保險政策卻滯後,國家健康保險並不包括監測血糖裝置或一些治療糖尿病副作用的藥物。國家公共醫療亦缺乏足夠的輔導員和營養師,更不用說醫生了。不論富裕國家還發展中國家,都正面對「進擊的快餐」之健康衝擊。對抗社會文化與資金擴張的慣性衝力,即便有政府支援也難保成事,沒有資源更是難上加難。

關注快餐議題的積極分子,如大學講師 Laar,就提出多項建議,例如推廣食品標籤,顯示營養成分和加工食品進口限制,希望「在它失控之前」力挽狂瀾。言猶在耳,肯德基計劃明年在首都以外的城鎮開設 4 間新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