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談天更勝走萬里路 道聽途說委內瑞拉

A+A-

我從未踏足過委內瑞拉,但旅途中曾聽到兩個關於這個國家的故事。10 年前,委內瑞拉是南美最富強的國家;今天的委內瑞拉卻示威四起,其國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近 82% 的市民活在貧窮之中,有 3 成學童營養不良,總統馬杜羅在 9 月中建議養白兔作糧食。委內瑞拉為何弄至如斯田地呢?

不少評論都有提及委國經濟災難的原因,不外乎都是講外匯管制、獨裁、管理不善及石油價值大跌等問題。面對人道危機,國際社會也束手無策。委內瑞拉人民不斷上街抗爭,要求總統下台,軍警不斷暴力鎮壓,死傷不絶,國際社會只能實施貿易制裁,至今仍成效不大。

委內瑞拉近年的悲劇,令我想起兩個故事。

天使瀑布是世界上最高的瀑布,高低落差達 979 米。 圖片來源:ENT108/Flickr

從委內瑞拉着草

我手拿着南美洲的旅遊書,在中環的老式商場剪頭髮,旁邊的一個檔口有位老裁縫,看上去 60 多歲,臉上帶點滄桑。他望到書中天使瀑布的照片時,立即跟我說起往事來。「我住過委內瑞拉這個地方。」剪髮刀在頭上劃過,但我都忍不住望着老裁縫,他滿有信心的談起往事。

他憶述在 1990 年代,當年妻子的外家親人邀請他到委內瑞拉經營裁縫生意,準備為他開舖做生意。他滿心歡迎地到達首都卡拉卡斯開展新事業。

想不到不足一星期,他便足不出戶。原來委國在 1999 年前,准許人民私人擁有槍械。他憶述委內瑞拉的晚上槍聲四起,他不敢出街,亦無法睡覺。該國的謀殺率極高,從 1980 至 90 年代,謀殺率升高了一倍。於 1994 年,每 10 萬人就有 25 人被謀殺,至 2013 年,謀殺率更升至每 10 萬人就有 79 人被殺,成為世界最多謀殺案的國家。

老裁縫本想在委內瑞拉落地生根,最後卻變成驚嚇旅遊。他速速走遍這個南美小國便離開外家,永遠不敢回來,回到香港繼續他的裁縫生涯。

遇上糧食危機

委內瑞拉依賴石油業,缺乏工業,生活和糧食全靠巴西等國入口,但沒有外滙和物品價值控制,導致超市沒有食物。

巴西的旅途中,乘坐巴士時聽到了另一個故事。巴西青年人被美國大公司派往委內瑞拉出差 3 個月,對一位喜愛巴西燒烤的年青人而言,當地糧食嚴重不足。由於委國依賴石油業,缺乏工業,生活必需品和糧食全靠巴西等國入口,但由於缺乏外滙和物品價值控制,導致超市沒有食物,巴西少年也只能到黑市購買食物。最後,他只在委內瑞拉逗留了一星期。

少年坦然巴西也不好過,貨幣價值比起 2013 年大跌一半,美國企業用美元結算,收入立時少一大截,只好裁員解決財政問題。幸好他保得住工作,比起委內瑞拉好多了。

旅遊可體會異國風情,但香港人假期不多也不長,有時在香港或外地只要放開戒心,與陌生人捉膝而談,談天或更勝走萬里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