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風河谷謀殺案」—— 蒼白之地的公義

A+A-
電影「風河谷謀殺案」劇照

對我來說,「風河谷謀殺案(Wind River)」的賣點,不是謝婷婷的疑似男友 Jeremy Renner,而是執導經驗尚淺的導演  Taylor Sheridan。Taylor Sheridan 演員出身,成績一般,中途走了去閉關寫劇本,將自己在邊境成長的經歷撰寫成「毒裁者(Sicario)」、「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風河谷謀殺案」的邊境罪案三部曲。前兩者交由其他導演操刀,在奧斯卡獲得不少注目,成績遠比想像中出色。「毒裁者」的導演 Denis Villeneuve 之後更成為荷里活新貴。「風河谷謀殺案」改由成名後的創作者親自執導,即使無法超越前作,也至少應要保持一定水平,才能符合大眾被提高了的期望。

論劇情,「風河谷謀殺案」最簡單 —— 在冰天雪地的荒野發現女屍,死者是原住民。從城市奉命來調查的女警人生路不熟,又似大陸遊客對香港惡劣天氣完全沒有概念般,一籌莫展,幸好找到當地居民聯手尋找案發真相。查案過程中不算有太多曲折,誰是兇手也不是電影最想探討的主題,特別之處全在命案發生的地點。在一個警力奇少、接近無皇管的不毛之地,在一個無娛樂、無生氣,連人煙都稀少的死城,在沉悶和寂寞和自把自為自生自滅的情況之下,究竟會將人類的獸性推到甚麼地步?如果你向來覺得原住民一定似香港新界人般享有特權且財大氣粗,不像電影中的美國原住民般飽受忽視,你至少也會對被邊緣化的一群有點共鳴吧。電影中,在當地生活的人民都看不到前景,看不到出路,了無生趣。未甘心的,日日找機會出走;接受現實的,日日唉聲嘆氣,逆來順受。一片白茫茫的蒼涼是視覺效果,角色們內心的那份絕望感才讓香港人感同身受。

不過,在如此緊張的關頭面世,大概電影的焦點也落在對被性侵者的支持態度上吧,尤其電影用上了不少篇幅去刻畫受傷害的女性,比仗勢凌人的男性英勇得多,也不服天命得多。當荷里活性侵案的消息正鬧得熱烘烘,更是火上加油。我看優先場的時候,是是非非未曝光,留意的地方就落入男主角執行私刑與否的決定上。當法治已經無效,無法對公義構成保障,反而是對傷天害理者帶來保護,依照正常道德觀去「以暴易暴」,又是否變成唯一合適處理手法?看到結局,我有一剎那想起「七宗罪(Seven)」,居然不是與本片在細節上有很多相似之處的「白夜追兇(Insomnia)」,真奇怪。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