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七笑拳 —— 珊璞和譚仔阿姐一樣,在 1988 年時是 16 歲

A+A-
「七笑拳」中的珊璞(左)和亂馬(右)。

「七笑拳」(亂馬 1/2)講述一對父子離開中國,去了日本,寄居在舊友陳天道(有翻譯為錢家)的家裡,兒子姬亂馬是一個 16 歲的少年,而陳家也有一個 16 歲的少女陳小茜。陳小茜原本暗戀鄰居的許大夫,可是許大夫喜歡的卻是小茜的姐姐小霞,故事發展下去,之後這些少年男女的發展會如何?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許大夫之後怎樣,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七笑拳」和今天的世界很像,幾乎沒有東西和中國無關。所有新的東西,以及不能解釋的東西,都會被歸究於中國或發源自中國,這樣的情況,在中國週邊的國家很常見,一切的社會問題,多少都有些「中國因素」。不過同樣地,也有很多人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中國視為解決一切問題的方法,例如經濟不景,就說要靠中國解決,他們的想法和「七笑拳」裡的人很相像,你會發覺裡面的角色,經常都會去中國尋找各種事情的解決方案。

其中最常出現的中國因素,就是人,就算逃到任何地方,你都會遇到中國人。例如珊璞這角色是一個來自中國內陸省份的新移民,為了和亂馬結婚,追亂馬去到了異鄉,在當地開了家鄉菜的食店,而大受歡迎。這是否有令你想起「譚仔三哥雲南米線」?相信很多譚仔阿姐,在 80 年代末時也只是十多歲吧。

亂馬 1/2 劇照

可是她也是一個處事不擇手段,甚至不惜使用暴力的美女。作為一個男人,一方面本能上抗拒地對珊璞的狼性感到危險,但另一方面又享受年輕中國美女向自己表達愛意的優越感。從亂馬的反應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影響力的深遠,它有好的地方,也有壞的地方,但你不能只想要其中一部分。

這些好處往往有你想像不到的代價,亂馬之所以成為了中國男子賀沐志的仇敵,是因為賀沐志也喜歡珊璞。亂馬並沒有認真地想要跟珊璞結婚,只為了優越感,就惹上了殺機。

而且中國的影響並不僅僅是外在,它畢竟曾影響過你的成長,總有某些東西刻印在精神與喜好上。例如亂馬即使離開了中國,國籍上也是日本人,有時卻會忍不住穿文革式的解放裝出街,而且他經常表示要「返大陸」,他的身體離開了中國,靈魂卻無法和中國分開。

他這樣穿並不代表他認同文化大革命,或者中國共產黨,而是因為在那環境成長,而自然的接受了這樣的事情,但對於他住的城市當地人來說,這種裝扮卻非常突兀。如果只有一兩個像亂馬一樣的人,穿解放裝在街上走,我們也只會當成怪人,但如果有十幾二十人在街上穿這樣的裝扮出現,也可能會變成社會問題與族群衝突。

「七笑拳」這故事從今天看來,真的預視了很多現在的社會現象。當中國的影響力變大後,你的一切就必然會受它的影響,亂馬雖然離開中國去外地居住,但故事已表明,離開中國跟脫離中國影響是兩回事,藉離開來脫離中國對生活的影響,只是一個比漫畫更不切實際的幻想。

把中國當成萬惡之源固然不好,把中國當成救世主也是不負責任的,面對中國,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夠避免事情變成悲劇,這也是「七笑拳」這作品帶給我們最大的反思。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