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香港歌劇院的 Double Bill

A+A-

文:劉志剛
劇照:由香港歌劇院提供

7 月天,台北上演了浦契尼的歌劇三部曲(又稱「三聯劇」)。1 個月之後,香港也演,不過是 3 分之 2 —— 沒有演首部曲「外套(Il tabarro)」。

以種類區分,浦契尼三聯劇的頭兩齣是悲劇。香港歌劇院只演「修女安潔麗卡(Suor Angelica)」與「賈尼.斯基基(Gianni Schicchi)」,按藝術總監莫華倫的說法,一齣是悲劇,另一齣則是喜劇,提供了足夠的對比。參考台灣的實况,演 3 齣的長度約 3 小時 40 分鐘(含兩段換場休息時段),由於「外套」講血腥情殺案,官方告誡觀眾「部分演出含暴力、抽菸等動作,請注意並斟酌入場」,香港歌劇院省掉了「外套」,合符港人看節目的習慣。

「半舞台式歌劇」意思就是歌者與管弦樂團皆於台上,沒有歌劇「佈景」,但歌者都穿上戲服,有必要的少量道具,歌者都在「演戲」,而不是捧著樂譜看著來唱。無可否認這樣比較省成本,又保留一定的戲劇元素,折衷有道。

既然要演,便需要導演,浦契尼三部曲是次請來中國國家大劇院駐院導演沈亮小姐執導。她手底下的「修女安潔麗卡」相當寫實的,雖然沒有修院的佈景,但有一尊高大的聖母像放在舞台上,修女服飾也沒怎麼標奇立異。相反,「賈尼.斯基基」是個 updating 的製作,把時代背景從原劇本指明的 13 世紀佛羅倫斯,移到民初的上海。

歌者由專業演唱家、合唱團成員和「賽馬會香港歌劇院青年演唱家發展計劃」成員組成。例如在「修女安潔麗卡」裡,飾演安潔麗卡的是赫赫有名的鄺勵齡。今年我沒往台北看「三聯劇」,但若干年前,呂紹嘉「單獨」指揮了一趟「修女安潔麗卡」;鄺勵齡的外形和聲線都比那次的台灣女高音更令人信服。鄺勵齡處理詠嘆調「沒有媽媽(Senza mamma, o bimbo, tu sei morto)」時,聲樂方面十分到位,但未有撕心掏肺的逼力。連皓忻飾演的公爵夫人氣勢也很強,「修女們」亦演得很有神緒。

「賈尼.斯基基」本是喜劇,但在沈亮的手下,幾乎成了一齣鬧劇。首先,大部分角色都化上了丑角妝,把其中一邊臉局部塗白,演員的舉手投足亦較誇張。導演安排了不少「笑位」,例如飾演西蒙的黃日珩,得知逝者一毛錢也沒有分給他後,不單把蠟燭吹熄,甚至將 3 支香倒轉插,歡眾也笑翻了。當親人叫喚西蒙,黃日珩忽然講廣東話:「又做乜嘢呀?」引得人們哄堂大笑。

歡眾彷彿被按下「笑掣」一樣,該笑和沒甚麼的都嘻嘻哈哈地笑。羅列達的詠嘆調「我親愛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從來是 showstopper,人人屏息以聆。但當歌者林穎穎從她的「小鳳仙」衣襟掏出手帕來拭淚,部分歡眾竟大笑,實在有點可惜。

錢深銘是個「壓場」的史基基,但其他男角的唱功質素參差。「幸好」觀眾的視線完全著重與戲劇方面,歌唱得好不好已是次要了。

三部曲的樂隊是「香港歌劇院樂團」,其音樂總監兼團長是王思恆,指揮是塞爾維亞的沙域(Dejan Savic)。他們的演出只能用不過不失去形容。

現場的字幕則有待改善。Christ 怎可能是「聖耶和華」?「Mother, tell me… 」的 Mother 是對女修道院院長的稱呼,翻譯作「聖母,告訴我…」完全失真了。

觀賞場次:

浦契尼三聯劇
2017 年 8 月 26 日 7:30 pm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於 1954 年成立,為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轄下團體,宗旨是集合劇場工作者與評論人,作多種學術、文化交流。隨著不斷發展,協會關注的範疇亦擴展至各類型的表演藝術、電影與電視以及視覺藝術。1992 年,香港成為協會的第五個亞洲分會。本會目前是本地唯一推動演藝評論發展的組織,並為香港藝術發展局三年資助藝團之一。

http://www.iatc.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