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大人:從曾蔭權案看法庭公關技巧

A+A-
陪審團因未能達成有效裁決而被解散當日,曾蔭權在庭外回應傳媒追訪。 圖片來源:路透社

危機處理是公關工作重要一環,尤其當事件有可能涉及刑事成份、已進入司法程序或曾經法庭審理,公關便需格外小心,以免影響案件,甚至令機構或公關公司面對法律風險。

每當記者向法庭新聞主角,又或相關機構被追問案件回應,大家最常聽到的答案是「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現階段不作評論」。這並非當事人或機構懶惰回應,而是一旦說話多了,有可能會影響案情,更有機會隨時被控藐視法庭;此外,涉事人同樣可通過民事程序,控告相關人士誹謗。

法例保障案件當事人得到公平公正的審訊,因此,法庭記者報道新聞時,需要嚴謹遵從法律程序,例如不能報道庭上沒有提及的案情,又或用「某某在庭外表示」以區分記者在庭外獲得的資訊。

法庭記者小心翼翼,公關自然不能例外,但公關工作亦非完全「綁手綁腳」。事實上,只要不觸及案情,公關仍可在多方面下一番功夫,從側面塑造大眾對當事人的印象。

最常見的,是讓當事人在庭外暢談個人感受,又或從當事人的衣著打扮中入手。

近日前特首曾蔭權涉嫌在任期間,收受深圳東海花園豪宅單位逾百萬豪華裝修,被廉署首次引用「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名起訴,但經過兩次審訊,陪審團仍未達成有效裁決。在曾蔭權重審期間,處處可見公關身影,卻又不著痕跡。例如曾蔭權故意留有一頭白髮,神情嚴肅,衣著色調亦偏向深色,目的在於令曾蔭權在審訊期間保持滄桑樸素的形象,避免大眾因受案情影響產生偏見。

上周法官因陪審團未能達成有效裁決而決定解散陪審團,曾蔭權步出庭外時一臉憔悴,表示多謝香港市民在幾年來的關懷,但因案件未完結,不能再作評論,僅道:「家人經過 5 年多折磨,心力交瘁,覺得很累,多謝你們」,說話簡短,亦沒有煽情的言辭,保持出庭以來一貫低調作風,相信為他贏得不少同情分。

另一個值得著墨之處,是曾蔭權幾乎每次出庭都有妻子曾鮑笑薇及兩子陪伴,而兩名弟弟和妹妹亦有列席旁聽,顯示一家人「齊齊整整」。

談到衣著,震撼全城的「七警案」審訊期間,7 名當事人出庭時,幾乎每次都穿著一式一樣的西裝和領呔,這亦展現紀律部隊應有的紀律性,以及「We are as one」的團結性,保持警隊士氣。

應對 Q&A 絕對只是公關技巧一部分。即使「No further comment」,仍然可以「無聲勝有聲」,利用言談舉止甚至衣著打扮,為當事人在印象上先贏一仗。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包大人 關公論戰

包大人,資深傳媒人,同關公外型相似,日日面燶燶。閒時最喜歡觀察時事,研究各大小政客關公拆彈化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