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嬋:回到寫卡的日子 精選歐洲獨立設計卡品

A+A-
來自柏林的 Gretas Schwester,設計師兼插畫家 Sarah Neuendorf 獨特的水彩畫風格感覺溫暖。

社會學家 Marcel Mauss 關於禮物的著作,指毛利人相信送贈給他人的貴重禮中有稱為「豪(hau)」的禮物之魂,送禮者送出的不只是禮物,也是把自己一部分的靈魂送贈他人。送禮從來是個學問,送一份令對方稱心的禮物,當中包括很多猜測、試探和計算。驚喜似乎是送禮的核心,即送禮者(除非十分熟絡)無理由兜口兜面問對方想收到些甚麼,但摸不準對方心意,禮物最終成為家居垃圾。結論是,我近年都很少送禮,卻回歸最簡單的心意 —— 送卡。小時候無錢,父母生日都是落街到文具店買張 1 蚊(或 5 毫?)的白色畫紙,隨心畫張生日卡,親手寫上一句生日快樂,在現在只靠 Whatsapp「交功課」或嘗試以物質去滿足他人的世代,這樣一張手繪卡確是物輕情義重,也是最有「個性」的禮物。

現在雖喪失這藝術創作動力,但仍喜歡到處搜羅精美賀卡,送人也好,自己買來用作 Wall decoration 或放在書檯點綴房間也好。在歐洲逛精品店,發覺有不少獨立插畫師或設計師自己出品紙品和精品,而且印刷和選紙都非常用心。來自柏林的 Gretas Schwester 是其中之一,設計師兼插畫家 Sarah Neuendorf 的靈感源自大自然、童話書和生活中的微小事,獨特的水彩畫風格感覺溫暖,而那如野口同學一樣古怪呆滯的人像表情為品牌添上滑稽趣味。Gretas Schwester 聯同當地童裝品牌 Monkind 一同開設的位於柏林的 Studiostore,可找到卡、日曆等,亦有推出琺瑯杯、心口針和木器等精品,及 Monkind 的服飾,值得一逛。

Studio Flash 的「Happy Burpday」生日卡。

比利時的 Studio Flash 擅長 Letter press,製作的卡品凹凸有致,摸上去非常有手感,卡品選用白色棉紙(Cotton paper),比起一般的紙張,其印刷的顏色分外濃厚和鮮明,信封則是用可回收的再造紙。但最吸引我出手購買的還是其幽默又窩心的插畫,像一款寫上「Happy Burpday」的生日卡,送給喜歡飲啤酒的朋友最適合不過。

遇上哥本哈根插畫師 Mai-Britt Amsler 的作品是在週末市集,在一眾賣二手衣物和家品的攤位中,唯獨她在賣插畫,圖案大部分是動植物,構圖簡單直接,用色卻大膽,總是用最鮮明的顏色相撞出活潑的效果。另一批有人像的作品則是取材自 50 年代舊雜誌,將之掃瞄並換上不同的場景和加工,創作出令人會心微笑的幽默作品。她的作品全是人手絲網印刷而成,有興趣可瀏覽其網店

Mai-Britt Amsler 的作品。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阿嬋 小城小趣

畢業於法文系及傳媒及文化研究系,曾於Metropop、明周及HK01任生活版記者,題材主要圍繞創意設計、文化、旅遊,現於德國修讀社會人類學,栽進多元的迷霧,以看清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