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瞳行動:義務醫生遠征服務,唔好咩?

A+A-
醫生的培養,建立於大量的病人個案上。因此在地培訓醫生,有助建立可持續發展的醫療團體。

一般扶貧服務的工作模式,是透過直接把服務送到社會,解決服務不足的燃眉之急,有著實際的需要。以醫療服務來說,也有不少香港義務醫生,遠征海外服務,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

從另一方面,在社會環境相對穩定的國家,如能促進可持續發展的地區醫療服務,方便居民使用,對社區的效益則能更大。居民一出家門,就可以方便地看醫生,不就是每個香港人的生活寫照嗎?可是在世界許多地區,這卻不是必然。

最近護瞳行動探訪在中國河北省行唐縣的醫院。教人驚訝的是,行唐不過距離北京 3 個多小時的車程,兩地人民的生活質素卻有著天與地的分別。

白內障手術在許多國內大城巿已十分普及,但行唐縣近 50 萬人口裡,竟然連一個能動白內障手術的醫生也沒有。不少醫生曾跟我們表達,白內障手術是最容易令醫生有滿足感的手術,只需要十多二十分鐘,病人便能夠重新看得見,改善生活質素之快,非一般手術能及。

欠缺本地的醫療專科醫生,老百姓便要望天打掛,等待何年何月,才有醫生的到來。
老人家體弱多病,能在自家門口便看到醫生,應是老人家應有的福利。

可是由於沒有眼科手術醫生,行唐縣的居民如果要進行眼科手術,要不等醫生從外地到來,但那是一個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何日的約會;居民也可以到其他縣城接受手術,但對 20% 人口都是 50 歲以上的行唐縣居民來說,要一班長者舟車勞頓,動輒遠行 6、70 公里,不過為了重要但其實十分簡單的手術,實在是辛苦了老人家。

除了能改善服務提供,培訓本地醫生的重要性還包括︰

語言文化溝通

外地醫生到訪社區,可能因為言語不通,要多層翻譯;如治療途中出現狀況,也不一定能即時準確溝通。培訓本地醫生,醫生可以「我口唸我心」,能讓病人安心求醫,更有助從本地飲食文化角度,準確了解病人的病況。

提供定時援助

外地醫生的到來,雖然可緩解醫療服務不足的燃眉之急,但來訪時間不定,未必能即時滿足病人的需要。

長遠發展地區醫療

醫生的培養,需要大量的實習機會。如能訓練本土醫生,病人天天到醫院接受治療,醫生便有大量「樣本」鑽研學習,有助長遠培養醫療團體。

能針對各地社會文化需要,提供相應與適切的服務,那是非常重要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