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已「開放數據」了,你的城市呢?

A+A-

打工仔上班工作辛苦,也為交通所苦 —— 塞車、壞車,好不容易上到車,車廂又擠迫、無位坐,或者有位也不敢貿貿然坐,面對這種交通工具過分擠迫問題,在香港可能會認為服務已夠好,該默默接受「車廂就是逼」的現實,但英國就視之為大問題,倫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TfL)以開放數據訂立公共交通模式,改善服務,並令數據有更實際的作用。

倫敦的交通管理部門由票務開始收集數據,例如 Oyster Card 是一種簡單使用接收器的支付系統(類似香港的八達通、台灣的悠遊卡),能夠收集大量客戶行為數據(香港八達通公司則仍未開放數據)。他們更從 2016 年下半年開始嘗試在地鐵站使用 Wi-Fi 來監察人們在地鐵網絡中的移動方式,數據能了解他們如何選擇路線,以及思考如何避免車廂過度擁擠問題。TfL 首席數據員 Lauren Sager Weinstein 表示:「我們知道在某些路線擁擠不堪,如果我們能夠告訴客戶忙碌的時間和繁忙的地點,這將非常有幫助。有些乘客知道後會採取不同的路線,或另行安排時間。這對我們也有利,如果交通系統不是如此擁擠,那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更好的事。」TfL 就是利用了公共資源來改善公眾的日常生活。

不過,即使使用私人數據,而數據亦不記名,仍存在憂慮和大量條款限制。北卡羅萊納大學海外留學院副院長 Bob Miles 乘地鐵時接受訪問就提到:「斯諾登(Edward Snowden)令我們明白,各種機制中的數據都可成為政府財產,倫敦交通運輸也正是如此。凡事物牽涉到國家安全,總是會令人懷疑。」

然而,Sager Weinstein 卻將這種權力描述為「捍衛公眾數據者」,計劃在 2016 年底進行 Wi-Fi 測試,她說這是「具隱私的設計」。對於收集數據的質疑,她解釋:「我們採取了數據最小化的原則。你只需要提供所需部分,而不會額外收集更多數據,而且我們非常透明,所以客戶如不想參加,可以選擇退出。」

Wi-Fi 如何監測乘客行為?

Oyster card 已為 TfL 提供了有關人們進出鐵路網絡的數據,但 TfL 更希望獲得更詳細的資料,說明人們在鐵路網絡中的移動路徑,以及這會如何影響列車上的擁擠情況。

Sager Weinstein 說:「倫敦的網絡非常複雜,特別是有多條路線會經過倫敦的中心。」以來回北方的國王十字聖潘克拉斯站(King’s Cross St. Pancras)和南方的滑鐵盧車站(Waterloo)兩個主站為例,兩站之間就可以採取多達 18 條不同的路線。通過使用 Oyster card 和非接觸式支付的票務數據,TfL 可以觀察兩站之間有多少人進出,還可以使用這些數據構建每個人的旅程紀錄,但數據仍然相當粗糙,沒有實際路線的詳細信息,以及在甚麼時間路線上會有特別需求。

這就是 Wi-Fi 所起的作用。當乘客走進 1,070 個 Wi-Fi 連接點的範圍時,該系統連接乘客的電子設備。設備啟用 Wi-Fi 時,它會不斷發出探測請求或短訊。這些短訊通過媒體存取控制(Media Access Control,MAC)地址綁定到特定設備,TfL 就能夠構建更加精確的移動路線資訊。TfL 會在從中收集一個加密的、非個人化的 MAC 地址、日期和時間。

監測地鐵,巴士一樣得

以上只是 TfL 如何收集數據,另一個主要支柱是開放數據。TfL 允許第三方利用其中的一些數據以擴大影響範圍。財務諮詢公司德勤(Deloitte)最近的一項研究表示,TfL 的開放數據政策正在為旅客和政府帶來每年的經濟效益高達 1.3 億英鎊。

開放數據支援大約 500 個工作項目,還有一些小公司希望從 TfL 的開放數據中獲益,例如一款名為 Bus Checker 的應用程式開發商 UrbanThings。UrbanThings 推出名為 Ticketless 的新服務,該服務使用藍牙信標(Bluetooth beacons)。信標會追蹤人們上下車的時間,以做到無縫銷售車票,乘客不必再買實體車票,更為便利。

UrbanThings 的負責人 Tej Palladino Peters 說:「你可以準確地估計出巴士上有多少人。不僅知道你巴士何時到來,更能知道車上的人有多滿,以及是否要在繁忙時間等下一班車,這都可能是大問題。」TfL 將開放合作機會,Sager Weinstein 說:「我們已經與世界各地的一些機構緊密合作。作為分享的基礎,我們不會相互競爭,與不同機構合作和分享我們的專業知識能創造巨大的機會。」例如,他們已經在紐約市做了相關工作以助其引入非接觸式支付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