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把一條 L 放在頭頂的意義

A+A-
超級飛機頭讓男性著迷的原因相當直接,「蠟」得愈大,代表力量愈強,跟獨角仙一樣,可謂大男人主義的極致。

大抵每個男士心目中都有一個飛機頭。

飛機頭這個地道的說法,由我父親那一代流傳下來,我一直認為是象徵意義多過嚴格定義。尤其在老一輩眼中,飛機頭並不是髮型,而是泛指跟花旗頭對著幹的另一群人。花旗頭是優雅、精英、上流社會的象徵,而飛機頭實則是「死飛仔」的「飛」,梳飛機頭的男孩,通常予人耍酷、大膽、不聽話的印象,或應該反過來說,在上個年代,你「蠟」得一個飛機頭,多數是出來混的,斷不會是身光頸靚的銀行經理。中學的時候,自己掏錢去剪頭髮,從陸軍裝變成一個尖尖「蠟」起的飛機頭,母親見狀,恨不得拿個掃把將它拍扁。不是髮型不好看,是形象不好看。

當年這個尖尖「蠟」起的經典造型,跟「神探飛機頭」的占基利如出一轍,被長輩視為不三不四的壞孩子打扮,以他們的角度,飛機頭只有一種,但以髮型來說,飛機頭一般譯為 Quiff,泛指把頭髮向上或向後梳,露出額頭的男士髮型,當中會有很多層次和變化。而在今日看來,電影中占基利的造型並不誇張,尤其 All-back 流行多時,韓星當道,飛機頭這個籠統的說法已經過時,時移世易,如今在中上環出沒的上流精英,意氣風發後梳露額頭才是主流。

飛機頭過去被視為不三不四的壞孩子打扮,與今日的潮流大有不同。

說法會過時,貓王 Elvis Presley 頂著的飛機頭,則永不過時。這傳統的油頭髮型,在我心目中是最正宗的飛機頭標準,可惜現在已不流行,畢竟太過油膩了,額上「蠟」起一大卷,然後再將兩邊頭髮有如 Duck Tail 般「蠟」向後面。往後的男星髮型如尊特拉華特、碧咸以至香港代表「比比鳥」,更貼潮流一點,但都是變奏於此。

氣志團團長綾小路翔是日系飛機頭的代表人物。圖片來源:aughy.jp

好吧,如果是陽具崇拜我也只好承認了,個人認為飛機頭還是愈大愈長愈見男人的浪漫。貓王不朽,而當下的極致,是氣志團的團長綾小路翔。(我寫過一套系列小說,書名就叫「沼氣團」、「廢氣團」和「毒氣團」,完全沒半點隱瞞對氣志團的崇拜。)

除了罕有地於綜藝節目和廣告中換過幾次頭髮(好震撼),以及曾經「變身」成爆炸頭自稱 DJ OZMA(已引退),一直極為貪玩的綾小路翔,頭上的黃金飛機頭始終是標誌,最多就長了幾寸或短了幾寸。完美地將飛機頭的魅力過度詮釋,有人覺得搞笑,我卻認為悅目。跟綾小路翔這個日系飛機頭相比,其他韓星的髮型極其量是舢板頭。這個超級飛機頭另有英文稱呼 Pompadour,但日本一般稱之為 Regent Style(リーゼントスタイル),原因不太確定,網上流傳是跟倫敦攝政街(Regent Street)有關,我始終半信半疑。在上一代的日本社會,Regent Style 是暴走族或黑道男子的標誌。紋身、刺繡大衣、超級飛機頭,這些出來混的行頭缺一都不夠傳神。超級飛機頭讓這群男性著迷的原因相當直接,「蠟」得愈大,代表力量愈強,跟獨角仙一樣,可謂大男人主義的極致,它幾乎就是把一條 L 放在頭頂,Symbolic 到一個無法看不到的程度。

綾小路翔是例外,這種招搖過市的飛機頭在日常並不多見,反而時常出現於漫畫角色身上。我想,部分漫畫家應該跟我一樣,對這種赤條條地宣示雄風的髮型分外鍾情。最經典的人物,想到三個:「湘南純愛組」的鬼塚英吉(後來在續篇「GTO」要出社會作育英才,所以剃掉),「通靈王」的梅宮龍之介,還有「JOJO 的奇妙冒險」的東方仗助,他們都是二次元世界 Regent Style 的佼佼者。

漫畫家設計這些角色性格時,都不約而同有幾個共通點:愛與熱情,白痴。明目張膽的不良少年形象背後,個性總是與外觀相反,儘管行事魯莽,但是心地善良,雖然沒禮貌,但是溫柔。譬如說,「通靈王」的主人公麻倉葉後來找梅宮龍之介組隊參賽,在他眼中,龍之介雖然有點好色,但意外是個重視感情的伙伴。而鬼塚英吉雖則是個撩是鬥非的暴走族,卻同樣是這麼一個外冷內熱的性情中人。

跟超級飛機頭最夾的漫畫人物,還要數到東方仗助。「JOJO 的奇妙冒險」目前連載到第 8 部,我最喜歡仍是第 4 部,以東方仗助為主人公的故事。作者荒木飛呂彥為漫畫人物設計出非常奇妙的替身使者,這種人格化地展露超能力的表達手法,自 90 年代起一直引領著日漫潮流,模仿者眾。而據說他本人最為得意的角色,就是東方仗助 —— 畢竟他自己的化身岸邊露伴,也出現在東方仗助這一部故事裡。東方仗助的替身使者名為「瘋狂鑽石」(名字來自 Pink Floyd 的作品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以能力來說,是整個系列最為特別的一種。「瘋狂鑽石」的拳頭並沒有破壞力,卻反而能夠修補傷口。第 3 部的主人公空条承太郎是東方仗助外甥,也是發現東方仗助擁有替身的人。替身使者的能力足以反映人的本性,就像承太郎所說:「人類是依靠破壞其他東西而存活的生物,而你的能力卻是世界上最溫柔的力量。」這顯出荒木飛呂彥的獨特心思,「瘋狂鑽石」以修復取代破壞,而且只能幫助別人,復生能力對自己無效,這是源於東方仗助對朋友和世界擁有難能可貴的愛。歷代 JOJO 之中,東方仗助最為善良單純,卻偏偏是個長相兇狠的飛機頭少年。

說起來,回辦公室寫一整天稿,不用見人做訪問的時候,其實我都有「蠟」過迷你版的 Regent Style 飛機頭,沒有東方仗助的替身能力,但似乎真的可以在趕稿之際修補一下疲倦的肉身,抖擻精神。有趣的是,看似精神了,實則沒有,因為我還需要提早半小時起床,洗頭吹頭,再塗大半支定型啫喱。有乜謂呢?

正如承太郎所說,是愛呀。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