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又現代的冰島語

A+A-
圖片來源:Helgi Halldórsson/Flickr

如果語言有活化石,冰島語就是其中一塊。世上會說冰島語的人不多,大概就只有在冰島上生活的 30 多萬人口。可是,隨着冰島經濟發展,冰島語卻有「難言之隱」。初步研究反映剛開始學說話的孩童愈來愈少機會接觸冰島語,一方面冰島語讓冰島人感自豪,另一方面學生的母語閱讀能力和詞彙量大不如前,都與冰島語的「難」字有關。學冰島語難,因冰島語千年來的語法近乎沒有變化。

公元 874 年第一批定居者從挪威隨着首領 Ingólfur Arnason 到達冰島定居。他們說的是斯堪的納維亞地區通用的「丹麥語音」,或北方版本的語言。13 世紀起,冰島和挪威地區的人漸起熱衷寫作,他們會把一些口述故事以文字記錄,例如北歐地區的獨特文體「薩迦」(冰島語:Saga,即傳奇和歷史小說)。另外,一些宗教作品也會被記錄在羊皮紙上,如基督教的神學作品隨公元 1000 年冰島基督化,便大量翻譯成冰島語。

語言不會一成不變,隨人口流動、接觸外來文化、新思想新概念誕生由簡變繁,又或為了方便溝通,語言的語法和語音會產生變化。據經濟學人專題指出,其他斯堪的納維亞語言如丹麥語和挪威語都失去了古老的形式,冰島語卻保存下來。例如冰島語有 3 種語法性別(Grammatical gender)及 4 種「格」(Grammatical case),語法性別和語法格會影響名詞和形容詞的結尾。大部分斯​​堪的納維亞語言已經不再區分語法性別,及失去格的語法系統。冰島語的動詞對比 6 種代詞(如你、我、我們等)有 6 種語法,其他的北歐語則統合為一個。冰島語之所以與別不同,與世隔絕是原因之一,冰島距離最近有人定居的地方已是相隔近 700 公里的法羅群島。

語言同時承載著族群的文化和歷史。 圖片來源:Helgi Halldórsson/Flickr

另一因素是冰島在初期有人定居時便是無人島,無論島民是否識字,各階層的口語都是和書寫語一致。在中國,用於寫作的文言,與各朝代的白話便有所出入,能夠讀懂文言的一般是受教育的階層。直到現時,假如讀者對當時的背景和傳說有所認識,許多冰島人還能閱讀寫於 13 世紀的文學作品,因為古今的冰島語法變化並不大。

冰島語歷史曾借鑑不少外來語,但在 17 世紀時冰島的知識分子卻把它們掃出門戶。不少歐洲語言的詞𢑥都借用了拉丁語和希臘語的詞根或詞綴,例如 telephoneaddress,但冰島語的 telephone (電話)叫作 sími,來自古諾斯語的「線」;address (地址)則叫作 heimilisfang,是由 heimili(家)與 fang(捉到)組成。

為了維持冰島語的純潔度,當代人還不斷下功夫。冰島語言規劃委員會負責人 Ari Páll Kristinsson 的工作小組,與 50 多個非官方的組織共同研究如何利用古諾斯語(Old Norse)的詞根來創作新詞𢑥。舉例說,60 年代「電腦」是嶄新的事物,當局創造了 tölva,把 tala(數字)和 völva(女先知)結合起來,因為電腦能運算數字來做到許多神奇的功能。愛滋病英文縮寫 AIDS,如按冰島語字面直接翻譯會是 heilkenni áunnins ónæmisbrests,委員會則創作了兩個較短的選擇:alnæmi —— 近似於「極容易受感染」,及 eyðni,讀音近似於英語的 AIDS,源自冰島語 eyða,意思為「毀滅」。

冰島語之難,甚至連蘋果的人工智能軟體 Siri 也未能學習,到目前為止 Siri 還未支援冰島語。雖然微軟 Windows 早期已設有冰島語,但初時其翻譯質量令人側目,現時情況已經改善,不過那些 90 後 80 後已不多習慣使用冰島語作為系統語言。新一代向英語靠攏,因英語夠國際、夠實用;冰島語也好,好在於好難及純潔,令冰島人為之自豪。

假若為了溝通便利,語言理應以最簡單的語法來表達最豐富的思想,同一國家最好是說著同一種「普通話」,全世界的人最好是說著同一語言。然而,語言同時承載著某一族群的文化和歷史,某種語言或許會隨著時間變或不變,興盛或消亡,卻不應因政權的決定而遭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