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有毒(上)—— 死亡翠綠

A+A-
在工人因砷中毒而死後數月,英國諷刺雜誌 Punch 刊登漫畫 The Arsenic Waltz。 圖片來源:Wellcome Trust

衣物是極為貼身的生活必需品,倘若衣物含毒,皮膚接觸布料後,人體就會吸收有毒物質,而近年驗出由中國製造的大品牌時服中含有有毒化學物,如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銻、鄰苯二甲酸酯等,均為塑化劑及內分泌干擾物,常存於時裝中的膠質圖案熨畫、印花、或者有防水功能及色彩鮮艷或深沉的衣服,長期穿著,等於慢性中毒。而有毒的黑心衣物更是其來有自,存在於傳說故事,也存在於維多利亞時期的現實生活,Ryerson University 時裝學院副教授 Alison Matthews David 就撰寫 Fashion Victims: The Dangers of Dress Past and Present(中譯「時尚受害者:時裝工業奪命圖鑑史」)一書,羅列這一段暗黑時裝史的傳說與案例。

古代毒袍

不少文化中都存在以有毒衣物殺人的故事及傳說,袍子常會用作殺人工具,傳統伊斯蘭世界中,統治者會頒「榮譽袍(Khil’at)」予下屬。但這些代表榮耀的袍,卻變質成為潛在的暗殺工具,領受袍的人都要面對兩難局面:穿上遭下毒的袍可能會死,不穿卻會被視為不忠於統治者,也是死路一條。

古希臘神話故事中,半神英雄海格力斯(Herakles)的妻子德伊阿妮拉(Deianira)遭人馬涅索斯(Nessus)綁架,海格力斯在箭上下了蛇毒,並射向涅索斯的背,垂死的涅索斯說服德伊阿妮拉保留一小瓶受蛇毒感染的血液,說那是愛情的靈藥。後來德伊阿妮拉聽信謠言以為海格力斯叛離她,便偷偷把毒藥抹在短袍上,結果海格力斯穿上向眾神獻祭,獻祭之火的熱度觸發毒藥,海格力斯也被活活燒死。

直到維多利亞時期,雖不是在衣物中故意下毒,但為了衣服的美觀,也加入許多具腐蝕性的化學物,同樣會因為熱力及汗水而觸發對人的禍害,從事發明的化學家、製造的染匠、裁縫、穿著者首當其衝一一受害。但在 1869 年刊登在「刺針(Lancet)」的文章中,里昂一間獸醫學校的教授 M. Tabourin 提到,時人都會認為這種想法如海格力斯的毒袍般只是神話,事實上當時毒物神話已演變為事實,他直指:「涅索斯的袍幾乎已經穿越虛構的故事,進入真實的領域當中了。」

死亡之綠

德國畫家弗朗茲(Franz Xaver Winterhalter)1855 年為身穿翠綠晚裝的維多利亞女王繪製畫像。  圖片來源:royalcollection

正如 Tabourin 所言,19 世紀之際,法國化學家米歇爾-歐仁(Michel Eugène Chevreul)所提出的色彩學常為時裝雜誌所引用,化學物品創造出彩虹般的人造色調,以滿足消費者對美的追求。維多利亞時代,化學物質「砷(Arsenic)」大行其道,因為砷可以用來將布料染成亮綠色或是翡翠綠,但就會殘留在女性衣飾上。最直接的受害人並不是配戴者,而是負責處理葉片的年輕女工,她們會因此中毒導致身體潰爛甚至死亡。

德國著名化學家霍夫曼(A. W. Hofmann)受託檢驗女性髮飾上的人造葉片,並在 1862 年於「泰晤士報」發表文章 The Dance of Death,文中指出,每件髮飾平均含有足以毒死 20 個人的砷。而綠色的塔勒坦布(Tarlatan)是當時非常流行的舞會服裝。但一件以 20 碼這種布料製成的舞會禮服中,就含有 900 克的砷,一晚可落下超過 3.9 克的粉末 —— 而 0.26 至 0.32 克的砷對成年人來說已足以致命。文章發表後一週,「英國醫學期刊(BMJ)」稱這些穿著綠色衣服的女性是「致命(Killing)」的蛇蠍美人:「她的裙子上帶有的毒物,足以殺死她所去過的半打宴會裡全部的仰慕者。」

Vernois 繪畫關於砷對工人的影響。 圖片來源:Wellcome Trust

在歐洲,法國皇帝拿破崙三世的顧問醫生 Maxime Vernois 投入研究職業疾病,於 1859 年調查人造花作坊,發現這一行業會令工人罹患重病。在工場或是工廠中,工人以指甲壓碎綠色粉塵,隨着綠色雙手吃下肚,粉塵不慎落在舊鞋露出的腳趾頭上的就會起水泡,落地更能殺死老鼠。 Vernois 指出最容易受傷的是布料準備工人,他們用一種叫苦味酸(Picric acid)的刺激性化學物料,直接用手把翠綠色的膏狀物抹在布料上,接着攤開掛在有釘子的木框上,但工作時,他們的手很容易就被釘子劃破,毒物直接流入身體, Vernois 稱之為不斷進行砷的「注射」。男工排尿時,手上的砷碰到陰囊及大腿內側,會出現疼痛、發炎及病變,有時會導致壞疽,需要在醫院卧床 6 星期。至於女工則負責製作飾物葉片及花束,與男工同受害,出現「噁心、腹絞痛、腹瀉、貧血、臉色蒼白、經常頭痛,感覺就像被虎鉗夾住太陽穴一樣。」因此法國與德國迅速立法禁用這類顏料,但英國政府卻沒有行動。

不過,民眾知道砷綠會造成破相:紅腫結痂、皮膚起疹等,也開始避之則吉,此顏色亦漸漸失寵。到了 1860 年後半葉,比較深的礦物綠(Vert Guignet)取代了翡翠綠,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沒有了砷綠,仍有萬紫千紅吸引大眾的眼球,而時裝的毒也沒有因此而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