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2018 年的副刊記者應該是怎樣 —— 我們不要小編,要記者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一年伊始,我在思考副刊記者應該怎樣幹下去。

今年剛好我當記者十年了,摱車邊,經歷了最好和最壞的時期。由紙媒當道,仍然有所謂公信力,到現在網媒時代,拍片是真理,身邊好多記者編輯朋友,都轉型了。

一開始的時候,編輯教我,好的餐廳才寫,不要浪費紙張;現在編輯說,這樣寫太「繕」(繕稿即是付費的客稿),必需要踩一下才算公道。以前編輯說,你第一次上郵輪又怎樣?你是記者,有足夠的資料搜集的話,你就是權威,否則讀者為甚麼要信你推荐?現在的編輯都叫小編,說話像博客,這樣才貼地。

副刊記者這生物,以前很叫人羨慕,飲飲食食去旅遊,當中辛酸當然不為人道,但是至少大家都有空間去學習、撰寫有趣的題目。做一份廿版的大稿,約是兩至三星期的全程投入,這段時間,可能吃過十間叉燒、八間拉麵、五間雪糕店,去過三個國家、做過廿個訪問,透過瘋狂的研究、試食、比較,真的能得到有趣的結果。當時雖然人工低,工作量多,但看到自己的作品,還是相當有滿足感。因為這種鍛鍊,副刊記者給人感覺是專業。

現在的記者,大多是追追趕趕,為了跑即時新聞,為了拍多兩條片,大家都不四圍去吃了,出差也要躲在房間寫稿剪片,每天都在綠茶芝士紫薯中渡過,然後我也頗為感恩當年未流行 Instagram,每天都吃得不錯,寫的餐廳都是想再三幫襯,影完真的想吃啊。

得出這樣的狀況,我覺得和編輯和管理層,都有責任。紙媒不濟了,大家向網媒衝,但無人知道應該怎樣做,慌慌張張,就狂做、亂做,很多年輕的記者就成砲灰了。我認為這幾年的媒體混沌期過後,網民也開始覺醒,很多人對農場新聞、搶先報道等所謂新聞,已經感到厭倦,開始棄用 Facebook,Medium 和新型態的新聞網站興起,即將會帶來新局面。

在此送上一位我敬重的編輯的警世明言,是關於小編的,雖然他笑說現在時代不同了,我覺得還是管用。2018 年,也許是時候,回歸基本,不要小編,要記者:

我們寫稿時是不會自稱「小編」/「小記」的
原因是這稱呼非常 70 年代,老土之餘,又大陸化,感覺似嘍囉多過專業推介;
是不必要的 Humble,虛偽的謙虛,
實情是,本刊揼本派記者直擊現場,將上周實況帶畀讀者,
要帶出的訊息,應該是權威以及巴閉,
是進取,是有部署,是專業,是一種精於玩樂的 Professional,
是有嘢益大家,而不是「有幸」咁啱率先去到,淡化獨家現場實地採訪的價值
你們可以稱呼條友做「本刊特派員」「駐日採訪隊」
或直接叫佢做「記者帶同 Model 及攝影師」
萬萬不要矮化為「小 x」「小 x」
p.s. 同樣地,「老編」都是好 old school 的,也不建議使用。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