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來水」不能飲?一樽 300 元的「天然水」正風靡美國!

A+A-
2014 年美國密歇根州弗林特市出現鉛水風波,久未解決,直至 2016 年 33 個美國城市被揭抽樣驗鉛時作弊。  圖片來源:路透社

近年鉛水、瀝青水風波等食水危機叫香港市民人人自危,而在同樣經歷過鉛水事件的美國,就興起一股棄自來水轉飲「天然水」熱潮,多間樽裝水公司出售聲稱零消毒零過濾零添加天然泉水,礦物及細菌等有機物不經處理原汁原味,雖然價錢高昂,卻得到不少健康人士擁護。

新型健康「養生法」生生不息,陰謀論者不斷顛覆前人建立的健康觀,繼反疫苗運動後,又有反自來水運動冒起。在俄勒岡州起家的 Live Water 出產採自當地蛋白石溫泉的「天然水」,據店員形容「入口微甜,口感順滑,風味無與倫比」,一樽約 9.5 升的天然水叫價 36.99 美元(約港幣 289 元),因炙手可熱更有加價趨勢

不經人工處理的「天然水」。 圖片來源:Live Water

不過 Live Water 並非獨家,同類公司還有緬因州的 Tourmaline Spring、位於亞利桑那州售賣家居集水設備的 Zero Mass Water 等等。新型食水有價有市,在聖地牙哥開業 3 年的食水專賣店 Liquid Eden,專售各種食水如無氟、無氯水,每天可賣約 3,400 升,隨著食水爭議發酵生意更是蒸蒸日上;在三藩市的超市 Rainbow Grocery 內 Live Water 樽裝水最近亦暢銷至斷貨。天然水追隨者不斷增長,當中最出眾的還數去年因智能榨汁機 Juicero 眾籌計劃爆煲而聲名大噪的 Doug Evans,他表示,早於天然水在市面有售前,已經常相約朋友四出尋找天然泉水:「我知道我對健康的追求很極端,不過會這樣做的可不止我一人。」

的確,天然水熱潮席捲美國,而且這些人背棄自來水不無原因,一來有鉛水風波遺下的心理陰影作祟,二來食水應否加氟的爭議亦日益激烈。雖說情有可原,但他們提出轉飲天然泉水的理據卻似乎有失偏頗。Live Water 創辦人 Mukhande Singh 認為自來水有毒:「飲自來水等於飲滲了避孕藥、氯胺和氟化物的廁所水。你說我陰謀論也好,但食水中盡是對牙齒健康無益的洗腦藥。」他更指真正的食水只有幾個月保質期:「採集後頭一個月亮周期最新鮮,日子久了,水會變綠的。人們之所以一直沒有察覺,是因為他們飲的食水早變成死水了。」其公司網頁引用 2015 年一篇研究論文,以資證明「泉水莫大的治癒能力」,然而實際上該論文只是「為證明意大利某溫泉存有非致病菌提供初步數據」,與美國泉水有益健康與否實在關係不大。更有甚者,Live Water 將天然水所含細菌與具醫療價值的噬菌體混為一談,指「泉水中有益菌可改造害菌」。

儘管天然水安全未經科學證實,但已風靡不少人。居於加州的園景設計師 Vanessa Kuemmerle 是早期天然水追隨者,而且發現其科技公司客戶當中轉飲天然水者眾:「他們都是健康意識很強的人,才會一直尋找新突破:聰明藥、防彈咖啡、天然水,諸如此類。」她說長期飲用天然水後,自覺皮膚飽滿了,較少口渴,「而且感覺有助營養吸收」。

天然水熱潮令專家憂心,美國梅奧醫院健康生活提升計劃主任 Donald Hensrud 指,在食水添加化學物叫市民忌憚,但其實都是必要的安全措施:「不做食水處理程序,會造成急性和慢性風險。」大腸桿菌、病毒、寄生蟲和致癌化合物等等都有可能隱身天然水:「大家之所以能免於這些疾病風險,都是託食水處理的福。」食品安全專家 Bill Marler 亦指天然水有益論不可信:「幾乎所以你想像得到的致病物都可以在天然水中找到,看來大家都將過去危害我們祖先的傳染病都拋諸腦後了,大概要到有無辜小童染霍亂致死的新聞出現那天,這些人才會醒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