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倫敦我最喜愛的博物館

A+A-
  • 「平面設計可拯救生命?」展覽。

在公在私,每年大概都能去到倫敦一丶兩次,每次都盡量抽時間到博物館。

特別喜歡倫敦的博物館,有幾個原因,一是沒有語言阻礙,其他國際博物館有嗎?還不都是用英語?我指的是用簡㓗易懂的英文所寫的一切文字,包括作品介紹丶館內的路標等等,亦包括導賞員的語文能力,記得在 The Wallace Collection 聽過導賞員以 BBC 英語介紹 18 世紀法國藝術,聽得人出神。第二是倫敦人通常 Don’t take it too seriously,原本應該是正經八百的大英博物館丶國立美術館,往往有出人意表的奇怪展覽,而其他怪雞博物館,就繼續怪雞,自有捧場客,像 Geffrye Museum of the Home 就以「英國人的家」為主題,從壁紙到桌上的家具、餐具等,重現了英國從古到今中產階級家居的室內設計和裝潢,是亞洲少見的博物館題材。最後是倫敦有很多私立博物館,由個人收藏演變到開放給公眾,因為獨立營運,往往別有個性,而且自負盈虧,所以更加貼觀者所需。

我最近最喜歡的博物館是位於倫敦西部 Euston 火車站旁的 Wellcome Collection(推薦大家可以到附近的 Honey & Co 吃中東菜!順便去他們的雜貨店 Honey & Spice 買香料!)博物館以創始人 Henry Solomon Wellcome 命名,中文沒有翻譯成惠康博物館,而譯成衛爾康博物館。

衛爾康本人從小在藥店當學徒,對生命科學、醫療史有濃厚興趣,長大後除了經營藥廠,更成為醫療文物收藏家。在他去世後,遺產成為英國最大的醫療慈善基金會 Wellcome Trust,成就了博物館的誕生,他們在蘇格蘭也有分館。

醫學文物在 Wellcome Collection 是一種藝術,博物館的常設展包括創始人的收藏品,除了早期的藥罐、醫學器械、民俗療法中用來治病的法器外,還有拿破崙的牙刷,生活影像旅行攝影家 John Thomson 的底片等,可瞭解醫學發展以及人類史。

  • Wellcome Collection 展覽內容。

我在一月時看到一個特別展覽,題目非常有趣,名為「平面設計可拯救生命?」(Can Graphic Design Save Your Life?),展示 200 餘件藥店標識、醫學教具、包裝、品牌資訊等設計,探索平面設計是如何潛移默化地塑造著我們的醫藥環境、健康和自我認知。藥盒的設計如何令病人容易閱讀和使用?藥房使用的字體、顏色如何令人覺得親切,而且敢於到此求醫?原來救人命除了是血肉的事,設計也可以幫到手,策展深入淺出,視覺化方式帶領讀者進入醫療美學的世界,確令人眼界大開。

一樓有間漂亮的餐廳,吃平實的英國菜。餐廳前的圖書館,那裡有大量的書、海報、更多的文物參觀,不少學生帶著電腦來坐一個下午。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