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我回來了。

A+A-

我回來了。

編輯跟我說,有讀者問我是否抱恙因此專欄停了。感謝讀者關心。早前我向編輯請了假,因為 12 月有二事發生:一、上班 —— 漫不經心地求職,竟有見工機會,見後 1 小時更收到通知被取錄了,自此都在忙著適應新工作;二、搬家 —— 由 12 月初敲定地方,至今都還在整理新居,行文之時身邊仍是堆滿紙皮箱。實在忙得不可開交,編輯仁慈讓我脫稿,一停就停了 2 個月。

這陣子,我跟太太回歸香港省親留了十多天。今次人生第一次以過客身份到香港,見著中港政府高官的各種荒唐,仍舊叫人無言,但人在旅途,感覺離地,就有閒餘留意一下其他生活瑣事。

今次回歸,對香港百物騰貴,印象尤其深。英國搬家要添置很多物事,我心想不如回港購買。到香港後,到街坊商場看看,一些家用雜物,如電拖板、電腦零件等,一點都不便宜,立即跟英國購物網站比較一下價格,竟發現英國物價更低。我還抱有兒時印象,香港電子產品價廉物美,就去格一下價,竟發現我剛在英國購置的電視,同牌子同規格的產品(雖型號有點不同),香港幾乎貴七八成!

我在英國的新居,是英國傳統兩層排屋,面積不太肯定,但我為了購買傢俱,量度過廳房的尺寸,不計算廚廁走廊樓梯以及大花園的話,實用面積大約是 600 尺,租金才 6、700 鎊,購買的話不用 30 萬鎊,在這裡算是偏貴的「上車盤」(註)。相比香港屢創新高的租買價格,可說是「平到笑」。這陣子慢慢把新居清理妥當,稍為安居下來,跟太太坐在空蕩蕩的家中閒聊,說到在這種價廉物美環境生活久了,恐怕若他日不知何故真要回歸香港定居的話,將難以習慣。

誠然,英國伯明翰價廉物美,但生活方式跟香港大相逕庭,居所雖大,但晚上烏燈黑火,附近除了屋就是屋,走好一段路才有一點點商店食肆,日常基本就是待在家裡,購物基本上都網上訂購。在香港那種隨時「落樓下買豉油」基本不存在。

另外伯明翰雖有各國美食,住了幾個月下來,竟沒找到一家像樣的日本食肆。市中心確有一些,但看到 3 位廚師的樣貌:一位像南亞人,一位像中東人,一位跟我說普通話,食物果然就缺了點日本味。故此我回歸時,相約友人都總會問:「能跟我去吃日本拉麵嗎?」

若說有甚麼讓我掛念香港的?恐怕就是日式拉麵。

註:今年英國財政預算,免了 30 萬鎊以下的首置住宅印花稅,幫助市民「上車」。當然,人家的首置可真是首次置業的升斗市民,不像某市高官一堆僭建豪宅還可「首」置逃稅。
註二:在向編輯請假前,我其實交了一篇稿,談談英國那邊對 #metoo 事件的情況,回應陶傑的相關言論。但那篇匆忙寫完,自問見不得人,編輯亦不接受,就沒了下文,此後忙起來亦無法跟進。此後坊間亦已有深入討論,我就不如藏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