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同喜同樂的悲劇

A+A-
春晚節目「同喜同樂」。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中國北京中央台一年一度的春節晚會,有一個節目,叫做「同喜同樂」,歌頌「一帶一路」輸送金錢到非洲,成功改善非洲人民生活。台上除了一眾操流利普通話、樣貌美麗、身材苗條的非洲少女大唱「我愛你中國」,還有一幕活劇,講一個中國小鮮肉俊男,被一個黑人美少女看中,帶回非洲相親,她家的黑大媽看了大喜,立即招為女婿。

黑大媽的角色,由一名中國演員扮演,臀部線條裝了假墊,身材誇張為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般巨圓形,面部和手臂塗成黑色,對白不斷,看見中國準女婿眉開眼笑,台上這位大媽背後,還跟著一隻猴子寵物。

這樣的場景,不幸遭到敵視中國的西方傳媒,以及中國國內部分黑人僑民指是中央台對黑人的種族歧視,引起一場巨大的狗年風波。

然而這個節目本身,全局 Context,主題歡樂和諧,鼓吹華人黑人魚水相依,有如紅軍和工農 —— 紅軍所到之處,中國的基層農民就翻身得解放,這是中國革命文藝的傳統主題。不過「一帶一路」新時代,形式一樣,只換了角色,變成中國人用金錢解放了非洲黑人的貧窮。可能因此惹起西方白人社會的眼紅嫉妒,斷章取義,對中國展開攻擊。

首先,將面孔抹黑扮演非洲人,中國不是先例。英國舞台劇大明星羅蘭士奧利花(Laurence Olivier),就曾經演出過莎劇「奧賽羅」裡的黑將軍。奧利花近距離觀察非洲黑人的神態,模仿客人舉止,當年贏得無數演藝大獎。

中國京劇大師齊嘯雲,也演過奧賽羅,而且用京劇的大黑臉來表現,不知這一切,算是種族歧視、還是正當的文化交流?應該包容,還是應該禁演?如果要禁,則莎劇的「奧賽羅」歧視黑人,「威尼斯商人」歧視猶太人,「馴悍記」歧視婦女,這三部戲,21 世紀全部應禁。

春晚這台戲,因為中年的黑人婦女角色須說許多句漢語對白,此年紀黑人女演員難覓,只有用中國人來扮演。臀部肥大,切合實情,到非洲盧旺達或肯亞看看,生育過子女的非洲黑人婦女,有如意大利和印度,身材肥胖,多達八九成,這是現實,而不是 Stereotype。

何況肥胖在中國相學是「珠圓玉潤」、「好生養」,西方輿論解讀為對黑人婦女的冒犯,完全是西方文化帝國主義霸權單方面裁决,不顧中國文化國情之解讀多元。

至於這位黑大媽,跟著一隻猴子,這隻猴子的扮相,屬於兒童卡通的「芝麻街」風格,歡樂滿堂。劇中的非洲黑人因為中國的救濟,日子改善了,邁向中產。中產家庭多有寵物,養一隻猴子,正象徵生活水準之提高,何來在別有用心人的眼中,變成對黑人的影射?

這個猴子角色,全身戲服,看不出是黑人扮演。當然,如果中央台能用一個中國演員,會更好一些。

然而如果有黑人出於酬金而自動願意擔演此角,根據性侵犯「只要當事人覺得受冒犯、罪名就成立」的理論邏輯,如果當事人這位黑人臨時演員不覺冒犯、欣然接受,其他人為何覺得是侮辱呢?

春晚這台戲,演變為全球化之下一場狗年的文化大衝突,「講中國故事」遇到挫折,「一帶一路」是否遭到西方國家的眼紅,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退一萬步說,即使「春晚」這個中非一家親節目有種族歧視的嫌疑、繼而罪名確實成立,中國的中央台,為何應該接受西方文化的裁決?南中國海的黃岩島,菲律賓提交海牙國際法庭,國際法庭仲裁群島屬於菲律賓,中國拒絕接受,也安然無事。

中國中央台電視節目,難道審查還不夠,還要西方文化專家另加一重審查?這一點,事關民族百年屈辱,我們香港知識分子覺得中央台春晚,確實違反了全球普世價值觀,應該認錯道歉,但中國河北山西的大媽大叔老百姓,一定會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