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Unnatural —— 再次找到追劇的理由

A+A-
「Unnatural」劇照。

以女性職場為主題的日劇於 2017 年開始抬頭。連新垣結衣也捲起衣袖替主婦爭一口氣,那石原里美也是時候忘記時裝界的糖衣,趕快投入一個硬朗的新角色。

因此我們有了「Unnatural」,看了 5 集已經感到石原的蛻變。

石原收起了甜美的笑容,換了一頭短髮,倏地由注重外表的花瓶美女變成背負著故事和經歷的職場女性,似乎真的投入了三澄美琴法醫的這個角色。當然,她欠缺了米倉涼子在「Doctor X」入面那種硬朗,亦沒有綾瀨遙在「太太,請小心輕放」所散發的神秘感,不過身為一名法醫,她也沒必要參考以上兩位的演出,她只需要冷靜地剖開屍體,客觀地分析死因,便完成了觀眾對她最大的期許。

戲中的三澄說過:「我們只是法醫,只需要找出死者的死因,在哪裡死去,查案的事就留給警察去辦吧。」聽起來帶點感慨,也顯出了歷練。試想我們初出茅廬之時,誰不是覺得可以憑著一雙手做到奇妙而偉大的事情?甚麼跨部門合作、牽扯別人參與自己的項目、以為職場同事如大學生一樣可以不計付出日夜趕工…… 但原來他們對工作並非帶著熱誠,久而久之職人真正認識了甚麼是部門,甚麼是崗位,甚麼是職責,甚麼是權限。法醫的工作就是驗屍,萬不要想著主持正義或是替天行道,在日本職場這些分明的分工應該更為嚴重吧,稍有逾越,不知會惹甚麼麻煩到頭上來。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

如果世界真的可以如此二元劃分,事情應該會簡單百倍,然而對事實的偏執卻使三澄按奈不住要查出真相。劇情進入第二集,警察揭發了四個互不相識的人燒炭而死,但其中一名少女死者看來是先被他殺然後才被送到案發現場。看著眼前的屍體,死因明明是他殺,但警察卻只是希望盡快結案,簡短地以「無可疑自殺」來終結調查,叫三澄心急起來。連三澄的上司也說「警方手上還有很多大案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面對涼薄的說話,三澄臉上沒流露出一絲憤怒,只說了一句:「她活著的時候沒能得救,難道死後我們也要視而不見?」上司頓時語塞。這幕令觀眾不禁想到我們每天因為事忙而放棄了幾多原則。為了找尋該名少女的真正死因以及兇手,三澄和同事久部六郎著手追查,最終竟然被兇手反鎖在雪藏車內,把他們連人帶車衝入湖中,企圖淹死二人。

「Unnatural」劇照。

三澄出奇地冷靜,在短短一兩分鐘內以專業知識來求救,她的淡定使她看來非常強悍。接觸屍體多了,令她面對死亡的恐懼日漸減少,反而想著如何對抗死亡,能夠以理性主導行為,便覺得走在懸崖邊也輕鬆。當時水位已淹至兩人的肩膀,他們互相支撐著大家的身體以求有足夠的空間呼吸,站在一旁的久部顯得非常擔心,三澄卻跟他說:「不好意思,把你捲入了麻煩,為了報答你,明天請你吃飯好不好?」久部心想,我們過得了今天嗎?他反覆問了兩次 :「明天?」三澄再次確認是明天。久部的心彷彿定了下來,儘管大家都知道今次九死一生。

救援隊紛至沓來,他們獲救後,翌日果然去了吃晚飯。久部問三澄是個不會絕望的人嗎,三澄補充一句:「絕望?有絕望的時間,還不如吃點好吃的,睡一覺。」

那種豁達看得我心頭一熱,我又再次找到追日劇的理由。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潘度琳 鐘擺人生

三十過外的女性,日間工作刻板艱澀,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沉迷本格推理小說,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

https://www.facebook.com/pendulu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