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歌故我在:銀髮族的歌唱下半場

A+A-
由專人帶領的老人合唱團。 圖片來源:Encore Creativity for Older Adults/Facebook

老年人總會覺得:身體大不如前、沒有工作及收入、無所事事、覺得自己對社會再沒有貢獻云云。不想他們再頹靡下去,就必先令他們有所寄託,像是培養興趣,也可考慮參加合唱團。在美國就有一群長者藉著唱歌,找到了人生下半場的意義

在華盛頓,過千名退休人士找到了退休後的寄託:唱歌。耆英通過參加非牟利機構舉辦的合唱團計劃 Encore Creativity for Older Adults(簡稱 Encore),公開表演、結交新朋友,保持在社會上的存在感。用歌聲令人得到快樂之餘,亦覺得自己對社會有所貢獻。

計劃在 2007 年開展時,已有 3 個合唱團,歌聲由那時起響遍這個地區。現時單在華盛頓區已有超過 1,100 名歌手和 21 個合唱團體,另外 5 個州份有超過 700 名歌手,3 月亦有兩個新計劃將於紐約展開。

計劃的創始人和總監,前古典歌手 Jeanne Kelly 與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合作,3 年間觀察了 150 名年齡超過 55 歲的歌手,發現參與專業帶領合唱計劃的長者較少看醫生和用藥物,也較少患上抑鬱症。在開展歌唱事業以後,退休人士的生活有了新感覺和意義。參與華盛頓市中心合唱團 Encore 的退休人士 Debbie DeLone 說:「現在當你唱歌,有了聽眾,就會感到自己的存在。」

完成少年時夢想

參與 Encore 的人士大多是退而不休的長者。Howard Smith 是 Encore 最老的成員之一,今年已經 89 歲,在擔任國務院外交官員數十年退下來後,搬到了維珍尼亞州的安老護理機構 。他在安老中心 Goodwin House 中絕對是活躍分子:當遊戲的主持人、籌款為員工提供節日禮物,召集大夥兒一起去看電影,但他仍有想完成的事。

他回想在各國進行最高級別外交工作期間,總有一種想要唱歌的衝動,記得從小看著母親在舞台上表演,就想知道用音樂感動人心是怎樣的感覺。他說:「音樂就是生活。」現在是時候做自己真正想做,但以往沒有機會的事。他更直言:「唱歌於我而言是最好的藥物,它會讓你想長命一點。」

互相扶持

安納波里斯地區 Encore 支部成員,現年 79 歲 Tom Hoppin 以前是水手,從華盛頓搬到馬里蘭州一間小屋過退休生活,但現在仍任銀行家,同時任職於一家專研老齡化的公司。他一直試行用唱歌改善生理和心理健康的方法。

他會在車中練歌,以汽車音響系統播放 Encore 的選曲。他說:「這有點像去健身房,可以學習如何更好地呼吸,彎腰彎得更好,亦更好地舒展肌肉。大家擴闊了自己的音域,可以唱得更高音。」

透過唱歌,大家也可以互相幫忙,幾位寡婦更告訴 Hoppin,唱歌幫她們從失落中恢復過來,「我們互相依靠,已建立出依賴感。」他更說:「在心靈上,我們得從自己的生活中走出來,投入創意藝術。」老人勞碌半生,走出了工作,轉而看曲譜、數拍子、唱唱歌的日子,更有助於他們保持頭腦清醒敏銳,人生也由此有所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