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神奇女郎」 —— 兩頭唔到岸

A+A-
電影「神奇女郎」劇照。

執筆時,新一屆奧斯卡得獎名單尚未揭曉;文章出街時,應該公諸於世了。最佳外語片其實是最難估計賽果的項目,因為,跟政治關係太過千絲萬縷。去年,「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擊敗「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便算爆了個小小冷門。更經典是德國「白色恐懼」(The White Ribbon)跟法國「先知」(A Prophet)齊齊輸給阿根廷代表「謎情追兇」(The Secret in Their Eyes)的那一屆。今屆呢?賽前大熱是瑞典的「方寸見人心」(The Square),但我先看了智利選手「神奇女郎」(A Fantastic Woman)。

電影「神奇女郎」劇照。

非常政治正確,又是關懷社會上被邊緣化受到逼害的小眾,今次是變性人。不用男扮女,或者女扮男扮女,扮演變性人角色的演員,本身就是一名變性人,毫無破綻。故事由一對情侶的飯局展開,飯局完畢,便順理成章發生性行為,但男朋友意外猝死了,搞到變性人伴侶一身蟻。

不要以為是一個充滿奇情的故事,觀眾站在全知角度,清楚事件經過純屬意外,變性人沒有謀殺也沒有被虐待以致需要反擊。電影關心的,是變性人在社會上如何被歧視,例如警察會先入為主覺得變性人是殺人犯或者在賣淫,例如不會有甚麼法律肯定變性人的家庭角色。在我眼中,卻合情合理:你帶住一個病人闖入急症室,個病人滿身傷痕然後死了,你當然會被懷疑。你是李佳芯般成個女人也會一樣。調查者沒有甚麼禮貌?更加合情合理,抄你牌的警察也很少講唔該;至於同居男友死了要立即交還住所給死者家屬,喂,也不是對對情侶一拍拖便找律師協議如何分配財產吧。我可能就是對弱勢社群沒有同理心,太一視同仁。

電影「神奇女郎」劇照。

於是,整齣電影,我只關心一個問題:你拆散了別人的家庭,然後,你的伴侶死了,伴侶的前妻和子女不歡迎你一齊哀悼,他們有錯嗎?如果,閣下是個愛情至上的浪漫派,可能會認同主角的想法,覺得死者的親屬不近人情,對變性人充滿歧見。我只覺得是人性,就算你前夫是為了范冰冰而抛棄自己,想法和做法也會一模一樣。於是,如果電影的目的在平權,我覺得不能稱得上成功;如果只不過想拍一齣愛情故事,又不夠深刻動人。應該不會又奪得最佳外語片殊榮吧。

(編按:結果揭盅,「神奇女郎」獲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