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在光影中,懷念張國榮

A+A-
電影「春光乍洩」劇照。

說到張國榮,我總會先想到他在「家有囍事」的演出。

初看此電影時年紀還很小,但已經在張國榮身上看到一個成為巨星的條件 —— Versatility(多才多藝)。演過「胭脂扣」裡那個痴情的十二少,也曾是個經常六神無主的書生寧采臣,轉眼居然可以演喜劇,好笑程度還不亞於周星馳,張的「搶戲」程度絕對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當年的我還是用 VHS 看電影,和妹妹在家中翻看了 50 多次「家有囍事」後已經可以把對白倒背如流。沒想到那 VHS 仍然被我收藏在抽屜,哥哥卻已經走了 15 年。

電影「家有囍事」劇照。

張國榮甫出道已經大紅大紫,在 80 年代競爭對手基本上只有譚詠麟一人。不過兩人風格迥異,與其說競爭,不如說是兩分天下。喜歡張國榮的人多半是被他的反叛氣質吸引,而譚則是以樣貌和情歌取勝。既然雄霸樂壇,其實張國榮沒有甚麼需要進步的理由,但他並不安於其歌唱事業,反而更努力去尋找演戲的機會,把他的 Versatility 再進一步發揮。的確,他的演藝事業在人生的後期才更見高峰,90 年代初他遇上王家衛,踏上了真正五光十色的電影生涯。

人人也知道王家衛的電影是最難拍的。電影對白和劇本一改再改,改到跟原先的劇本截然不同;超支超時不在話下,多個場口不停重拍直到王導滿意為止。不過張國榮沒有因此而卻步,他投入最大的耐性去拍攝,希望透過電影挑戰自己。拍「阿飛正傳」時,他對王導敞開了心扉,分享了自己的童年經歷,王導亦從中加入有關張國榮童年的元素,令電影有如為他度身訂造一樣,在細節之中滲出了張國榮的個人風格。自此,旭仔的人生與他連成一線 —— 憂鬱、不羈、浪漫、有點衝動,是一隻誰也留不住的無腳雀仔。「阿飛正傳」上映後 7 年,「春光乍洩」問世。旭仔以戲中的何寶榮來借屍還魂。細心一看,何寶榮與旭仔有著同樣的性格,他們都不安於現狀也不甘於平淡。原來王導沒有忘記旭仔,觀眾亦然。

電影「春光乍洩」劇照。

「春光乍洩」是一部拍得艱難的電影:梁朝偉在拍攝期間極為思鄉,想過買機票回港一走了之;張國榮也承受很大壓力,久病未癒,唯有在香港和布宜諾斯艾利斯兩邊走醫病,瘦了一圈又一圈。過程中各人也充滿心理掙扎(詳情可見電影「攝氏零度‧春光再現」),但痛苦和努力終究沒有白費,成就了一套經典電影。張國榮曾透露,王家衛的電影,就算多困難也會拍下去。拍王導的電影不只是一次苦行挑戰,更是一次自我認識的哲學之旅,把演員完全打倒再重新建立起來。

張國榮的聲色藝開了我的眼界,也拓闊了港產片的界限。由「家有囍事」到「春光乍洩」,張國榮走的每一步也是其演藝生涯重要的腳印。再看「春光乍洩」時我總是無限感觸,何寶榮每次在與黎耀輝鬧翻後總會跟他說:「不如我們重新開始吧。」黎耀輝都沒有答話。有些事不可以重來,有些人走了便沒有另一人補上。現實殘酷,幸而我們還可以透過電影默默懷念一個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潘度琳 鐘擺人生

三十過外的女性,日間工作刻板艱澀,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沉迷本格推理小說,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

https://www.facebook.com/pendulu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