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家政夫三田園 2」—— 如果只是一時惡搞就好了

A+A-
載譽歸來的「家政夫三田園 2」,雖是低成本深夜劇,但並不馬虎,編劇交足功課。 圖片來源:朝日電視台

應該可以用難以置信來形容。

「家政夫三田園」居然可以出 Season 2,我覺得它震憾過「大叔的愛」爆紅。本身就是惡搞松嶋菜菜子超高收視名劇「家政婦三田」的玩味小品,事隔 2 年,竟也載譽歸來,原班人馬再拍續集,也實在惡過原著。

「家政夫三田園 2」的敘事風格和第一季幾乎一樣,以 TOKIO 成員松岡昌宏「(在劇中)男扮女裝」飾演的家政婦(夫)三田園為主角。單元倫理劇格局,旨在每集造訪一個家庭,到結尾撕破一段親密關係的美好假象,繼而在破壞中撿拾零碎的真情。是的,今集不再限於親人間的惺惺作態,三田園的魔爪甚至伸向老闆和下屬、設計師和助手。故事沿用第一季獨特的後設手法,一方面模仿「家政婦三田」以至「家族遊戲」的套路,以外來者的身份揭穿家庭中的秘密;但另一方面,三田園有時又會跳出故事框架,向觀眾傳授家居冷知識,包括日常清潔、煮食和慳錢小貼士,部分主意聽來相當實用,例如用錫紙𠜱薯仔皮,用超市布甸加麵包扮貴價甜品,還教你如何去除房間中情婦的香水味(不劇透,可自行偷師),根本可以當教育電視來看。

魁梧女漢子惡搞老土的倫理劇套路,再穿插「都市閒情」式的家居百科,兩者都並不馬虎,甚至屢見妙處。雖是低成本深夜劇,但足見編劇交足功課,從上季開始我就多番推薦給朋友,當然,此劇是冷門中的冷門,有意追看的人不多。觀乎今季熱潮,看來主流觀眾還是傾向歡樂的 BL 大叔甜故,多於腹黑惡搞的易服大叔。

「家政夫三田園 2」在第一集就狙擊「下町火箭」和「陸王」;圖為劇照。

不過,此劇惡搞章法甚高,雖則處處充滿對其他劇作的借鑒挪用,有時甚至以為角色跑錯劇組,但故事始終沒離開既胡鬧又有幾分奸險的主色調。而且,「家政夫三田園 2」似乎不甘於繼續惡搞「家政婦三田」,畢竟原劇已是 2011 年的陳年舊作了,三田園還借開場白跳出來反問觀眾,自己又是不是在致敬某人呢?原著漸被遺忘,惡搞作得以再續,「家政夫三田園 2」明顯加料炮製,不時翻兜其他日劇名作來惡搞鞭躂。譬如第一集就是擺明車馬狙擊「下町火箭」和「陸王」。某某廠長的畢生夢想是成功研發某某新技術,為此不惜傾盡家財,而公司上下團結一心 —— 活脫脫是池井戶潤的中小企奮鬥故事。結果,被三田園踢爆團結背後原來各懷鬼胎,暗藏私生子、婚外情等倫理問題,隔空搧了原劇一巴掌。

圖片來源:「家政夫三田園 2」劇照。

但「家政夫三田園 2」自身也是部讓人扼腕疼痛的作品,劇中嬉鬧,劇外未必。上季的女主角清水富美加,新作已然消失,位置由剛力彩芽補上,角色(和演員)大抵只是換了名字,身份和個性皆無分別,仍是一位率直天真的副手,易被眼前景象感動,看不透背後的人心詭譎。第二季的故事其實緊接上一季,下落不明的三田園在失蹤多時之後突然回來,讓其他家政婦夥伴大感驚訝 —— 但對離奇消失(辭演)的另一夥伴,卻像完全失憶。其實上季才感嘆過,星途多折的清水富美加終於能演個正常的傻大姐角色,不過,年前加入疑似邪教組織後,如今她已改名換姓,幾乎不可能復出了,以至劇中隻字不提,回憶片段也當然沒有。

題外話,但可能是最重要的事。「家政夫三田園 2」還有一個相當重要的隱藏角色,就是唱主題曲「戲言」的新晉熟齡女歌手 —— 島茂子。去年出道,渾身風塵女子韻味,更被譽為 Johnny’s 事務所最神秘的女歌手,其處女作「女之坂道」正是收錄在去年 TOKIO 單曲唱片「クモ」之中,其實外表看來還隱約有點像 TOKIO 的隊長城島茂。難怪松岡昌宏反串主演的「家政夫三田園 2」,能邀請她(他)獻聲。

圖片來源:5aheadM2/Twitter

儘管在新劇和宣傳活動中,松岡昌宏和城島茂都反串得相當投入過癮,實情或是曲直難分,感慨居多。去年的「女之坂道」讓島茂子成為一時佳話,卻冥冥中成為老牌男團 TOKIO 五人時代的終點。涉嫌侵犯高中女生的山口達也已經離隊,老牌男團難再人齊,無獨有偶的是,在事發前幾天開播的「家政夫三田園 2」,也正好配合了成員變動,「家政夫三田園」主題曲是由 TOKIO 五子演唱,而「家政夫三田園 2」的主題曲卻特意惡搞一番,改由「新人歌手」島茂子演唱。

如果只是一時惡搞就好了。相信松岡昌宏和城島茂都是這樣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