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大叔的愛」 —— 戀愛並不需要太客氣

A+A-
直男春田被黑澤部長和後輩阿牧戀上,情節中有胡鬧,亦不乏細膩之處;圖為日劇「大叔的愛」劇照。

本季日劇精選,沒有之一。觀乎口碑、創意和話題性,深夜劇「大叔的愛」可謂近年難得一見的破格作品。喜劇式 BL 辦公室日常,加上綿密赤裸的爆炸性愛之表白,圍繞著男主角春田的同性戀氣場周遭,人物樹形圖堪比盤絲洞,上司、下屬、前輩、後輩、離婚妻、「幼馴染」(即青梅竹馬)、同居密友多角關係糾纏其中,儘管故事套路離不開將同性戀簡化成胡鬧笑點(或賣點),不過,異性戀觀眾看得過癮,意外地,問及身邊的同性戀朋友,也普遍受落,未見反感鞭撾。

要說胡鬧膚淺以至令人煩厭,還是首推本季的黃金劇目「信用詐欺師」。

這大抵歸功於「大叔的愛」劇本和演員配搭拿捏得好,畢竟談情說愛,忌深情,勿淺俗,夜半衣櫃裡的小品,在巧克力和洋蔥之間,重甜而催淚,嬉笑鹹濕又見真淳。

或者,那些胡鬧、浮誇的情節,以及對同性追求者連番表白的錯愕,都是煙幕,讓你先放下同志故事想必凄厲艱苦的戒心。其實同志故事也不一定流於悲情深櫃,或為世所棄不得善終的想像,既可以張狂,也可以溫馨。像春田、阿牧和黑澤部長的羅曼蒂克三角戀,當愛得高調,蓋過非議,就不怕旁人對同性戀事的調侃。

煙霧散去,多看兩集,便發現故事本身有動人細膩之處。黑澤部長作為此劇的功臣,非常稱職,從故事到宣傳,中年上司懷著一顆少女心,狂戀廢柴下屬,鐵漢柔情直線進擊,都成功帶起了話題。不過,故事的觀感不是 Funny,而是有點分裂,有些位置流於同性戀鬧劇,但有些地方卻認真到位。就像一闕情歌,黑澤部長是一聽就入腦的副歌,然而,故事的主歌,並不是他對春田所開展的愛情機關槍,在略為嘩眾取寵的劇本中,寫得最好,是阿牧的真性情。

與性別無關,阿牧的角色比其他人立體得多,連飾演阿牧的林遣都也明顯演得比其他人上心、投入。同志之愛,需要更多的勇氣邁步往前,然而,當跨過同志障礙,真正的愛,在於知所進退。黑澤部長是猛攻型,而阿牧的柔弱更見果敢。當局者迷,黑澤部長眼中的春田盡是美好,但旁人看來就是明顯的幼稚和自私,純粹是他一廂情願的單戀。愛得再轟烈也很脆弱,所以他被阿牧的一句說話打敗:那你數得出他的十個缺點嗎?

阿牧明白愛情,不在於美好,在於了解。而黑澤部長最了解的,是他自己。他總渴望成為春田眼中一個願意為愛情犧牲、勇敢爭取的深情上司。像一面鏡子,他最喜歡的人,還是他所愛的男人眼中的自己。

阿牧卻一直看見對方,自己喜歡這個男人,他是否會接受自己呢?他接受自己了,但對他是否一件好事呢?在胡鬧以外,進退之間,他最能體會愛的苦樂。一部同志小品喜劇,比起很多公式煽情讓人涕零的浪漫長劇,更命中愛情。

武川主任(左一)是阿牧的前男友,最後為愛選擇放手;圖為劇照。

想來,尤其喜歡這段三角戀中的「隱藏人物」,阿牧的前男友武川主任。「原來你把對方的幸福看得重要過自己的幸福。」拋下這句話之後,他果斷抽身而去,在阿牧和春田之間,他明白再沒有自己的餘地,知所進退,就不留戀拖沓。也許,他才是這個故事的真男人,真正懂得愛情的男人 。

阿牧對愛情的體會,無疑都來自跟武川主任的上一段關係,一個會跟他說「戀愛並不需要太客氣」的前度男友。讓對方成為一個更美好的人,然後愛上另一個他認為更值得愛上的人,這種境界,或許就是大叔的愛。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天台上剩下兩個衣著優雅的單身男子,明明「戀愛並不需要太客氣」,但他們都放了手,讓了愛。人到中年,渾身傷痕,才懂得愛要用力把握,也需要好好鬆開。這就是大叔的愛與花靚倞的不同。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