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極道美食王 —— 貧乏產生慾望,慾望令人幸福

A+A-
電影「極道美食王」劇照。

「極道美食王(極道めし)」的名字很容易令人誤會,畢竟「極道」會讓人想起黑社會,這應該是個黑社會講美食的故事吧?可是實際上,他卻是一個有關囚犯的故事,他的幾乎所有場景,都是發生在監獄裡,大部分的角色,都是犯事的囚犯。

這些囚犯,日復一天過著沒自由被規制勞動的生活,吃著監獄裡單調乏味的食物。可是偶然還是有點驚喜的,那就是節日時,會有更豐富的餐點。囚徒們便想出一個小遊戲,互相說美食的故事,說得最動聽的人可以在別人的餐點裡取走一項食物。

「極道美食王」漫畫封面。

聽起來有點無聊?不過看下去卻不無聊,事實上這作品是群像劇,由每個囚犯人生的故事組成,往往帶有社會基層們成長和人生的感傷,反映人生百態,也反映日本這富裕社會,基層也有各自的不幸。而他們所描述的美食,也並不是甚麼難得一見的食物,或者創新的料理。反而是一些沒甚麼了不起的東西,比方說罐頭菠蘿、荷包蛋,甚至只是一鍋即食麵。

別說甚麼美食,這些根本就是平凡的食物,可是囚徒的故事裡,卻變成能引起大家的食慾的美食,這並不是因為那些食物很特別,反而是因為這些囚犯的故事,總是在形容他們的處境貧乏。

比方說,在寒冬當中,剛剛從外面回家,家裡也沒錢裝暖氣,這時候,你卻有一鍋剛燒開水,熱騰騰的公仔麵,上面還打上了一隻蛋,你可以想像到,當你冰凍的手靠近那鍋子撥起麵時的感動。又或者當你在山上逃亡一整天,拖著極疲勞的身軀,身體也差不多因為饑餓而暈倒時,一碗加了豉油的白飯,就會變成甜美的救贖。

這些東西,就只是平凡的食物,但當你聽到他們的故事,代入他們的處境時,同樣的東西卻會變成美食。美食之所以是美食,不是因為它是甚麼,而是因為在當時當地,你有著對它的慾望。就像故事裡的囚犯一樣,當故事好到能代入自己時,慾望也會產生,而變得食指大動,連牢飯也會變得好吃。

這樣,你就能理解。為何老人也常常對年輕人說,你們現在沒有戰爭,有飯吃,有衣服穿,應該很幸福才是,但我們並不覺得的原因。甚至我們面對過去的自己也一樣,明明小時候,吃麥當勞是一種幸福,但今天卻是劣食。

其實我們已經能察覺,那些東西不是不好,只是當我們接觸太多,擁有太多時,我們就會失去追求它們的慾望,也無法從得到它們而感到幸福。麥當勞不是不好吃,只是對現在的我們而言,太理所當然。

電影「極道美食王」宣傳照。

就像故事裡有個角色,刻意不斷犯小事坐牢,就只是為了說故事給別人聽。因為他發覺,在富裕的社會裡,只有被強制貧乏的囚徒,能引起他們的微小慾望,並讓他們得到幸福。同樣的故事他說給外面的人聽,卻引不起他們的慾望,也產生不了甚麼幸福。

你不曾渴望的東西,給你也沒有價值。

一個幸福的人生,並不是一開始甚麼都有,相反,最幸福的人生,是一開始甚麼都沒有,在貧乏中對所有東西都有慾望,而在生命當中一個個爭取,突破困難,最終也全部變得滿足。這樣看的話,贏在起跑線,一開始就有車子房子的小孩,反而對於他擁有的東西毫無感覺。不如等他有了渴求,再協助他,讓他憑籍自己的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是真正的能帶來快樂。

甚至這也不僅是個人的人生,去到自尊、民主、自由、正義,也是沒有分別。任何你太輕易得到的東西,人類都會感到麻木,而不會珍惜,用這去解釋我們很多社會現象,看來也說得通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