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挪威 Z 世代嫌工 Cheap 「瑞典人先返 cafe 工!」

A+A-

文:Ernest @ Live Norish

挪威工商會會長 Stein Lier-Hansen 早前在接受當地報章 Verdens Gang問時,公開批評挪威 Z 世代因受惠於國家優厚社會福利制度,以致缺乏工作動機。言論一出,好比香港的「廢青」論在挪威社會發酵,引起不少討論。Stein Lier-Hansen 在訪問中指不少挪威青年人得隴而望蜀、得寸而進尺,辛苦少少的藍領工作完全不加考慮,情願領取失業救濟的青年遠多於從低做起以獲取工作經驗的挪威青年。

挪威自 70 年代起成為產油國,並逐漸將油產財富成立國家主權基金,使挪威變成為全球人均財富最富裕的國家,擁有最優厚的福利制度。挪威年輕人的確養尊處優,有條件可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結果,工作機會如餐廳、cafe 的服務人員差不多全部由鄰國瑞典的年輕人擔當。而走在首都奥斯陸街頭的 Karl Johans gate,不論是酒吧、餐廳或旅館,服務員大多都是瑞典人。以個人在挪威旅遊經歷來說,挪威的酒店職員即使不盡是瑞典人,也不太可能找到一位挪威人。瑞典語言文化與挪威相近,而且挪威人工高,工時比瑞典更短,因此吸引不不少瑞典人離鄕別井到別國打工。曾有數據顯示,挪威至少有 5.5 萬名瑞典人工作,為挪威第二大的外傭團體。

Stein Lier-Hansen 直指福利政策導致失業青年消極,長遠影響國家發展及國民生活水平。不工作的年輕人除了加重社會福利負擔外,更會令自己的生涯規劃變得雜亂無序,使他們更難投入職埸。Stein 指最可怕的是有年輕人 20 多歲的 CV 上一片空白,直到 40 歲時CV依舊空白。

梁啟超有一篇中外聞名的文章「敬業與樂業」,是筆者讀書年代的中文科範文。當中的兩句警世名言「沒有職業的懶人,簡直是社會的蛀米蟲,簡直是『掠奪別人勤勞結果』的盜賊」,及引用「論語」的「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都叫人不敢怠惰。當然有些偏激的網民指這種思想是港人「奴性」的根源,逼得港人心力疲憊。但放在挪威社會環境,這兩句的確受用不過。現時挪威 25 歳以下的青年失業率為 8.9%,數字和歐盟比率比較不算嚴重。但挪威的年輕人缺乏就業動機,與現實社會工作認知及當代技能需求脫節。

與挪威朋友相處,筆者明白到並非所有挪威 Z 世代都沒有職業生涯規劃的打算。只是成長環境令他們可以重視其他價值多於工作。全球發達地區包括香港亦有不少 Z 世代面對相同問題。所幸的是現在香港青年就業問題尚不如挪威嚴重,港青創業以至工作氛圍大多皆有積極向上的獅子山精神,年輕人懂得「敬業」亦懂得「樂業」。但長遠來看,不論是北歐還是香港的職場,以至國家的人力規劃和培訓,平衡市場人力供求等都有很多改進的空間。

作者簡介

安尼斯,喜歡冒充 ABC,深信香港以外有一個更大的世界。大學畢業後,在烏克蘭打過工,住過北歐瑞典,在越南創過業,在香港建立一家小小的社企,用 IT 幫 SEN 學生學得更開心,從文字慢慢地發現自己思想價值的改變。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