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機場客運站 —— 守法令你不犯錯,不代表你做對

A+A-
電影「機場客運站」中的機場海關主管(左二)依法辦事盡忠職守,卻成了故事的反派;圖為劇照。

「機場客運站(The Terminal)」的反派,是機場海關主管。他想要做好他的工作,執行他的職責,導致了想要驅逐一位不幸的善良滯留者,成為了故事的反派。

他是反派,卻不是奸角,他的出發點很簡單,作為一個公務員或者官僚,明明依法辦事、盡忠職守,卻無端出現了一個妨礙工作的東西,他單純不想負上額外的責任與風險,希望自己能盡快置身事外,就處心積慮的想除掉他。

其實他沒有錯,只是在這個充滿同情心與善意的機場裡,就顯得特別的「沒人性」,可是,我卻覺得這角色「很有人性」。

「人性」一詞有兩個完全相反的解法。我們平時罵人沒有人性,多數是責怪別人不夠善良,或者做的事情邪惡。可是與此同時,我們看到一些自私冷漠的行為時,也會用「人性」去總結,這時候,人性就不是解作善良,而是解作平庸。而我覺得,我們更常遇到的是後面那種。

甚麼是平庸?社會地位低、收入低、樣貌不怎麼樣嗎?真正的平庸是像這位海關主管,他某程度上是社會的精英,身居高位的他明顯能力不錯,在機場裡位高權重,薪高糧準,明顯也不是沒影響力和發言權。可是,他就是平庸,因為他的目標很低,就只是不惹麻煩上身。

作為一個成功人士社會精英,他關注的東西若只有那麼小,那麼自我中心。這就注定了他只是個小人物,多少的權力和財富,都不會改變這點。富豪也好,律師也好,議員也好,高官也好,教授也好,哪怕擁有再多的資產和地位,若腦子裡只有這種東西的話,這個人就不怎麼樣。

主角因國籍問題被迫滯留在美國的機場,卻慘被驅趕;電影「機場客運站」劇照。

這樣的小人物,平時是無害的,甚至可說是安分守己,盡忠職守。可是,就像這電影一樣,當出現非常事態時,這些純粹的執行者,就會不知不覺的成為了壓迫與傷害人的人。因為他們的眼界看不到比自己工作更多的東西,也沒有比完成工作更大的志向。

但你能說他有錯嗎?沒有,甚至說,這位反派做的事情,正是尊重法治。正是那個平時我們香港人引以自豪,崇拜的法治,我們的「核心價值」,只要守法,只要依規則制度而行,就不覺得自己有錯,這不正是我們香港大部分人的想法嗎?當看到這位反派時,我們看到的其實是鏡子中的自己。

法治是中性的、機械的、沒有人性的。法治之所以有用,在於能夠盡可能減少人性的不穩定、主觀與惡意,可是既無法代替人類的善意,也不會消除人類所有的缺點,包括懶惰、不負責任。

不合時宜的法律,將一個個沒有惡意的平庸執行者,變成一個個沒有自覺的壓迫者。看起來誰都沒有錯的事情,最終卻會有受害者,而且他無從追究。這電影就是把這個事情,濃縮在一個故事裡,套入讓你同情的角色,讓你感受這件事。

遵守法律,尊重法治,最多只令你不犯錯,但沒犯錯不等於做對。除了尊重法治之外,要社會運作良好,是需要更多的東西的。在柯爾伯格(Lawrence Kohlberg)的道德層次理論中,把法律當成對錯標準的人,其實很低層次,偏偏我們社會不少人都只去到這地步。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