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狼人這遊戲最好玩的角色是村民,你同意嗎?

A+A-
狼人遊戲中,村民角色純粹從別人的反應、行為,去判斷真相,而不受一些妖言惑眾影響;電影「九品芝麻官」劇照。

看完這標題我猜應該超過一半人,甚至是大部分人,心裡都是答「不同意」的吧。基本上不論是哪個狼人遊戲的變種,都有「村民」這樣的職業,而村民的功能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沒有任何特殊能力,沒有任何功能,數量最多,知道的資訊最少。

很多人抽到角色是村民時,都會感到失望,甚至把失望的表情在知道自己角色時,放在面上。對,這是我的其中一個遊戲秘技。在抽到身份牌時,當別人都在集中注意力在自己角色時,我卻會觀察所有人的反應,很多人一看表情就知道他是否村民了,要在瞬間隱藏那直接的感受其實很難的。

畢竟不論是狼人和有特殊能力的人類,都因為特殊能力,而比在場的其他人,知道多一些的資訊。狼人自然知道誰是狼、誰是人,占卜師可以知道自己占過的人的身份,獵人在阻止了狼人殺人之後,也可以知道到底誰是被救的。

不能否認,不論遊戲和現實。比別人知道多一點的東西,本身就能帶來滿足感。在遊戲外的人,到處傳一些內幕消息,一些別人的八卦,很多都不是因為有利益權謀或需要,而單純只是在把資訊傳給別人的過程中,感到自己比別人優越。這是人性的一部分,人類先天就好為人師,喜歡知道別人不知道的秘密,再把秘密散佈公開。

The Werewolf Game: The Villagers Side 劇照。

但是,為何我會認為說村民最好玩?那是因為,我對狼人這遊戲的玩法,不是把它當成一個競技派對遊戲,而是把它當成一個邏輯推理遊戲。

如果說狼人這遊戲是一種競技,所有競技,比的就是技術。而狼人的技術是甚麼呢?獵巫的確很有趣,例如說我感到在狼人階段誰在搖動,或者他說那麼多話看起來就像狼人,這些的確令遊戲很有娛樂性。

但如果你追求多於娛樂性,而把它看成策略和思考的遊戲。那麼,樂趣都在怎樣冷靜推理,像偵探一樣,從混亂中找到唯一真相。

想想你看偵探小說,最令人痛恨的當然是你在看完之前,就被人告訴了你結局和兇手是誰,就算哪怕旁人給你多了一些線索和資訊,在網絡上評論爆雷,你也會感到有點不滿足吧?最好就是一點資訊也沒有,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開始看偵探小說,才能夠完全享受在過程中把自己代入成偵探,思考推理誰是兇手,最後再從結局看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

狼人遊戲豈不是一樣?如果你想享受完整的推理,考驗自己的冷靜和邏輯,不受別人一些謠言和獵巫影響的能力的話,那麼,沒有多餘的資訊,乾乾淨淨的村民,才能夠給你最完整的感受。純粹從別人的反應、矛盾、行為,去判斷真相,而不受一些妖言惑眾影響,在遊戲中感受在混亂中清醒的樂趣者,在最少資訊下才沒有遺憾,不然就會很像先看了結局的偵探小說一樣乏味了。

所以,我覺得最好玩的角色是村民,能夠不被動搖,純觀察純推理,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樂趣。不知道對你而言是否又這樣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