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北之櫻守」—— 吉永小百合的三部曲

A+A-
電影「北之櫻守」劇照。

電影公司把 2005 年由行定勳執導的「北之零年」,2012 年改編自湊佳苗小說的「北方的金絲雀」,2018 年由瀧田洋二郎作導演的「北之櫻守」作捆綁式包裝,合稱「北之三部曲」。因為以上 3 齣電影均以北海道作背景。如果是溫泉、滑雪場和花田,可能會比較容易接受。事實上,3 齣電影的劇情當然毫無關連,時代背景、類型、風格、格局也是零共通點。硬要合併看待,不如因為 3 齣電影都由吉永小百合作女主角,合稱為「吉永小百合之北之三部曲」,還算有點意義。

「北之櫻守」的起始點在於二次大戰期間,由阿部寬飾演的軍人,從南方把櫻花種子帶來北海道以北的樺太,在由吉永小百合飾演的太太的悉心護理下,櫻花難得在北方盛開。丈夫隨即出征,太太帶同兩個兒子逃難到北海道,一家人約定在月圓之夜團聚賞櫻。幾十年後,次子已成家立室並且出人頭地,由美國重返日本,發現多年未見的母親,開始出現老人痴呆跡象。母子重遇,展開一段段追憶之旅,慢慢解開二人的心結。

電影「北之櫻守」劇照。

打仗,當然慘情;逃難,也不會是快樂事。「北之櫻守」沒有採用逼真的場面去渲染戰爭的悲壯,反而選擇以舞台劇戲中戲的形式抽象地呈現出去。可能是最聰明的做法。電影要講到主角們因為戰爭而家破人亡,換取觀眾同情,但不能扭轉的事實是即使日本最後給俄羅斯攻打,日本始終是發起戰爭的國家。南韓的「軍艦島」可以肆無忌憚地煽情,日本電影很難。

那就不如把重點由控訴戰爭,轉移到親情甚至愛情的描述之上。是,愛情,你以為「北之櫻守」主要談及吉永小百合跟堺雅人的母子關係上,愈看,你才愈會發現,吉永小百合的堅貞更加突出。一般來說,你不可能要求一個演員扮演堺雅人母親,然後在同一齣電影的另一個時空,扮演阿部寬的情人。兩個角色的年紀相差 30 年,你要周迅扮演學生,還勉強可以;你要羅蘭扮演 30 多歲婦人,未免強人所難。找另一位演員扮演後生版吉永小百合囉,要找,一定有。瀧田洋二郎沒有,任由吉永小百合連貫地演盡 30 多年來變化。一開場,你見到阿部寬稱呼吉永小百合做太太,可能還會有點難以接受。不用擔心,吉永小百合的過人演技足夠叫觀眾代入。電影刻意拍出一種復古的色彩,簡直似將吉永小百合帶回日活時代,重現「伊豆舞孃」般的感覺,也有莫大幫助。不愧國寶級演員,你說,把三部曲改稱為吉永小百合的三部曲,是否貼切得多?

電影「北之櫻守」劇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