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車妨礙生活,卻也創造生活?

A+A-
在巴西聖保羅,塞車猶如無盡的地獄。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全球多的是塞車之都,包括低收入國家的城市。尼日利亞的拉各斯、埃及的開羅、印度的德里、印尼的雅加達、菲律賓的馬尼拉、肯雅的內羅比及巴西的聖保羅,全部皆為重災區。這些城方人口稠密,大部分卻欠缺以鐵路為主的公共交通系統,通勤人士除了自駕別無他選,於是私人汽車數目大增。即使像內羅比,不少人要待月底發薪,有錢入油才能開車,結果月尾行車數量足夠擠爆馬路。

以拉各斯為例,作為尼日利亞的最大城市,塞車似足一日三餐。拉各斯大學地理與規劃系講師 Peter Elias 表示,每朝 6 時至 9 時都會塞車,下午 1 時至 3 時的接放學時段又塞,下班時段再塞,往往到晚上 8、9 時才完。由於行車太過緩慢,有迴旋處設置了環狀電視機娛樂司機,有些廣告則被印成汽車貼紙,向被困車內的司機促銷。

正常來說,沒多少人受得了塞車。黎巴嫩一項研究發現,交通擠塞令人血壓較高。洛杉磯亦有研究顯示,司機平均每小時花 11 美元,以求避開車龍節省時間。很多經濟學家還認定,交通擠塞是可怕的資源浪費,耗時耗油卻無所生產,但這種觀念怕只適用於發達國家。反觀在上述的塞車窮都,不少居民都是「口嫌體正直」,邊責罵塞車有多可惡,邊享受塞車帶來的「好處」。

當塞車成為生活,聖保羅人學會善用時間,放鬆或充實自己。 圖片來源:Mario Tama/Getty Images

Nara 在聖保羅任職家務人員,每天先要步行 20 分鐘到巴士站,乘車 1 小時後,步至另一個車站轉乘別的巴士,坐上 1 小時後,再步行至僱主家中。其實她坐地鐵更快,卻怕車廂擁擠遭人非禮。相反,她將這 3 小時通勤時間當成自己的「小天地」,聽著音樂回想生活點滴。這些時光叫她能夠容忍塞車,甚至享受塞車。Nara 坦言:「這裡沒有事能困擾我。」

聖保羅電台 Rádio Trânsito 台長 Ronald Gimenez 認為:「本地人深明聖保羅與塞車是一個『套裝』。」該電台也是整天圍繞「塞車」這個主題轉,節目內容依賴 Waze 等交通 app 的數據,以及司機們透過 WhatsApp 的報料。該台還聘請 12 名記者,利用鏡頭聚焦或是親訪塞車黑點。Gimenez 相信,電台不光提供交通資訊,更為司機乘客提供安慰,讓他們明白同病相憐之人多的是。

拉各斯的車龍當中,常見小販兜售各類商品,從零食到寵物都有。

靠塞車發財的,還有一眾小販。他們拿著商品向長期被困的司機兜售,尤以拉各斯賣的最是千奇百怪,除了汽水、水果、雞蛋、報紙,還有熱水瓶、狗帶、三腳凳、擋風玻璃水撥、CD 架甚至小動物。43 歲的 Lawal 就選擇「直銷」充氣床墊,但其實他本在路邊開店,為客人度身訂製衣服及修理手機,只是當局說要整治塞車問題,店就被警方拆了。

Lawal 直言喜見塞車,卻不愛塞得太久,因為車龍移動緩慢,同一個司機便會看見他好幾次,恐會惹對方惱火。「慶幸」的是,每到平日晚上,這條馬路都會塞上 5 小時,足以讓他賺個夠,卻又不至於討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他和他的客人應該最能體會這句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