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進化第一步 —— 基因編輯行業求才若渴

A+A-

霍金最後的論文集「大問小答(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遺下了他的預言,地球在未來 1,000 年內面對核戰、環境災難的威脅,人類長遠只能離開地球方可存活,而要殖民外星,就必須「發現如何改變諸如侵略這樣的智慧和本能」,改造基因作「自主進化」。霍金的預言看似天馬行空,但現實是人類已走上了改變人體基因的第一步,開始以基因編輯治療由基因缺陷引致的疾病,與基因編輯相關的職位需求更正在大幅上升當中,或者「超級人類」終有一天會出現。

治療開先例 需求飆升

Brian Madeux 是首名接受編輯體內基因作新型治療的病人,他自出生就患有遺傳疾病韓特氏症(Hunter’s Syndrome),治療方式是在其血液中注入微細的「分子剪刀」,以切割肝細胞 DNA,並植入基因以修復缺陷基因。

先例一開,將來愈來愈多治療方法會利用到基因編輯技術,對基因工程師的需求預計將會飆升。英國政府預計,到 2030 年,僅英國的基因和細胞治療就可創造超過 18,000 個就業職位。而美國勞工統計局(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估計,生物醫學工程師的就業人數將增加 7%,而醫學科學家則增加 13%,合共約 17,500 個工作職位。

基因科技專業人士組織 American Society of Gene & Cell Therapy 主席及史丹福大學遺傳學教授 Michele Calos 解釋:「基因療法正迅速為醫學界所接受,成為醫學研發中日漸壯大的一部分。成熟及新型的基因治療公司增加,預計就業機會亦會隨之而增長,這些公司為擴展其企業會招募科學家,而基因治療行業需要一定數目的畢業生,他們需要有遺傳學、醫學、分子生物學、病毒學、生物工程及化學工程等科學領域背景,甚至包括了商科畢業生。」

料 4 年後市場倍增

根據預測,全球基因組編輯市場到 2022 年將增長一倍,達到 62.8 億美元。今年較早時候,英國政府宣佈將會投資 6,000 萬英鎊建立新的細胞和基因治療製造中心,以加快開發新療法。美國國家人類基因組研究所(National Human Genome Research Institute)亦預測隨著需求增加,對員工的需求亦將大幅增加。

現時已有大約 2,700 項臨床試驗,使用世界各地正在研發或已批准的基因療法,以對抗多種疾病,如癌症、肌肉萎縮症及鐮刀型紅血球疾病(sickle cell anaemia)等,進行試驗的小型基因治療公司大多數都會與拜耳(Bayer)、葛蘭素史克(GSK)、輝瑞(Pfizer)、默克(Merck)及諾華(Novartis)等大藥廠結成合作夥伴,或獲其投資,而大型製藥公司本身亦積極羅致基因治療科學家。

基因編輯是一個真正的多學科領域,當基因療法開始廣泛使用,就需要大量專業知識。倫敦生物醫學機構 The Francis Crick Institute 研究員 Güneş Taylor 使用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Cas9,作為其性染色體研究的一部分,期望日後能幫助有生育困難或先天性別分化障礙(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的人,如苗勒管發育不全綜合症(Rokitansky Syndrome)患者,她說:「我們需要分子科學家、工程師、電腦科學家來幫助我們解釋現代遺傳技術中產生的大量數據。」

由於基因編輯範疇所需的技術水平較高,專業人士的薪金也會高於平均水平,美國國家人類基因組研究所的數據顯示,醫學遺傳學家每年的收入在 39,870 到 134,770 美元之間(約 31 萬至 110 萬港元),而協助解釋基因數據的生物資訊學家年薪則介乎 35,620 至 101,030 美元(約 28 萬至 80 萬港元)。

改造涉倫理問題

不過,改變基因現時仍然是具爭議的治療方法,因目前對改變一個人的 DNA 所帶來的長期影響知之甚少,例如意外的變化可能導致細胞變成癌細胞,或者患者的身體若不適應引入的基因,可能引發免疫反應。Taylor 說:「隨著相關治療個案開始出現,我們更需要臨床醫生和倫理學家來幫助我們解決可能會涉及的問題。」

改變基因存在倫理問題,特別是圍繞卵子和精子細胞中基因的編輯,好處是可以對抗家族遺傳疾病,但同時亦衍生出改變眼睛顏色或身高等非以治病為目標的基因改造方案。為免技術被過度利用,現時遺傳編輯技術在不少國家仍受到嚴格控制。然而,未來會否有更大範圍應用這些技術?以基因編輯治病、修補身體中的基因缺陷可能只是起步,終極目的可能是令人類再進化,抵抗日益惡劣的環境,甚至適應地球以外的生存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