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常:人工智能藝術的時代來臨?

A+A-
香港藝術家黃宏達和他開發的全球首位人工智能水墨藝術家 A.I. Gemini 共同創作的水墨山水畫系列「逸」於上月正式在市場上面世。

上篇文章提到台北在 1 月迎來了近年難得一見的四大藝術博覽會 —— 分別是「台北當代(Taipei Dangdai Art & Ideas)」、「水墨現場(INK NOW)」、One Art Taipei、「藝術未來(Art Future)」—— 同時舉行的藝術市場盛況。

由於筆者正忙於籌辦其中一個活動「水墨現場」,所以只能抽出 1 個多小時從市中心趕到台北南港展覽館出席 1 月 17 日舉行的「台北當代」VIP Preview。幸好在過去多年累積了一點經驗,漸漸學懂了以最有限的時間有效地遊走各大 art fair,看最多的東西。驟眼所見,在貴賓預展中,不少最受注目的亞洲藝術界大哥/大姐級管理高層和重要藏家都去了,而筆者也在現場八卦問到幾位香港和台北當地參展畫廊銷售情況如何,大部分都說反應不錯,證明了「台北當代」在吸引 the right audience 方面算是做得成功的。而這也為我們即將在後一天(1 月 18 日)開幕的「水墨現場」打下一支強心針。

國泰航空機上雜誌 Discovery Magazine 的 1 月號,以香港藝術家黃宏達和他開發的全球首位人工智能水墨藝術家 AI GEMINI 共同創作的水墨山水畫系列「逸」作為封面故事。

在市場上,某程度上競爭是無可避免的,重要的是各自做好自己的定位,然後做到「人冇我有」或至少的「人有我優」。「水墨現場」就是基於這個市場認知下而成立的一個全新藝術活動。有別於傳統的藝博會(art fair),首屆「水墨現場展博會」由台北出發,提出「不止於藝博,無窮於水墨」(More than Art Fair, More than Ink)的理念,期望以年度展會、自媒體平台、學術展覽等全年無間斷的藝術活動,為國際水墨藝術愛好者帶來獨特的藝術體驗。我們深刻地認清了「水墨現場」在東方美學傳承和推廣方面的獨有位置和優勢,故此特意在開幕儀式中,向全球觀眾宣佈水墨藝術正式進入「科技水墨(TECH-iNK)」的新時代,希望與大家一起探討水墨藝術的未來性。

回顧去年 10 月底我們在台北舉行的「水墨現場」首發記者會,我們向在場觀眾介紹了香港藝術家黃宏達和他開發的全球首位人工智能水墨藝術家 A.I. Gemini,並展示 A.I. Gemini 初次實驗創作的人工智能畫作。同月,一件由法國創作團隊研製的人工智能合成畫作 Portrait of Edmond de Belamy,在世界的另一方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高於拍賣估價 45 倍的價錢成交。這兩件本來毫無關連的事件,彷彿預示了不論是西方當代藝術抑或是華語文化圈主流的水墨藝術,已經開始迎來一個全新的時代。

2019 年 1 月,在首屆「水墨現場展博會」中,由黃宏達和 A.I. Gemini 創作的第一個人工智能水墨山水畫系列「逸」正式在市場上面世,作品也驚喜地得到國內外主要媒體關注,包括英國權威報章「金融時報」的特別介紹、國泰航空機上雜誌 Discovery Magazine 的 1 月號封面故事,以及香港「經濟日報」的全版報道等;同樣驚喜的是,這個前所未見的水墨藝術作品系列,也得到海外和台灣當地重要藏家的購藏,證明了香港藝術家的眼光和技術,絕對有能力展示在國際舞台上。

正如「水墨現場」創辦人許劍龍先生所說的:「在今日數碼時代,東西方藝術家的創作站在同一條起跑線,都是在一個全新的領域出發。在未來,人類有可能與科技或機器共生,藝術是其中無可避免的一個部分。黃宏達發明的全球首個人工智慧水墨藝術家 A.I. Gemini 的水墨系列『逸』,確實帶給了我們很多方面的震撼。我們好像在創造一個歷史,希望『水墨現場』的出現,不止延伸出商業價值與市場環境、大環境發展的價值,同樣可以在學術或藝術發展領域,引起大家的交流和思考。」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前佳士得美術學院亞洲課程主管,現為獨立藝術顧問。夢想成為一個快樂的「修藏家」,相信藝術收藏只是手段,在欣賞藝術的過程中令自己成為一個更有修養的人才是真正的人生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