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金把冷氣機在地化,成為冠絕業界霸主

A+A-
大金為於印度的廠房。 圖片來源:MONEY SHARMA/AFP/Getty Images

光靠「冷氣機」一個貨種,就創造 2.3 兆日元年營收,是日本松下(Panasonic)空調事業的將近 5 倍,淨利率超過 8%。光是賣冷氣,獲利能力就比韓國三星、LG、中國美的、格力集團等無所不包的家電集團還要高,這個強者叫做大金(Daikin)。

創立於 1924 年,以製造飛機的冷卻系統起家,二次世界大戰前開發出用於潛艇等船舶的冷凍機,原名「大阪金屬工業所」的大金工業,一路從工業與戰爭冷凍器械,做到商用與家用冷氣,堪稱最低調的「日本一」。不僅做出第一台安裝在通勤電車上的冷氣、第一台落地式箱型冷氣,以及第一台整合冷卻機、送風機、控制機,只要一個按鈕就可操作的空氣調節系統。

大金最令人驚訝的成績不是在日本,而是營收佔比近 8 成的海外市場。以泰國、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大國來說,大金都已經做到當地第一,就連人口超過十億,但貧富差距懸殊、空氣污染嚴重、氣溫超高、環境相對惡劣的印度,大金也能擠下三星、LG,拿下銷售王座

大金能夠跳出日本,交出亮麗的海外成績表,最大的本事,就是能依照各個市場的地理環境與風土民情,開發出最在地化的產品

過去大金在當地銷售日本開發的變頻式冷暖氣機,但暖氣在東南亞市場不過是多餘的功能。於是在日本研發總部的協助下,於泰國據點開發出冷氣專用變頻器,不但削減了整體兩成電費,還讓機器的體積更為輕盈。

大金曾於香港推出與麥兜聯乘的廣告。 圖片來源:Daikin HK/YouTube

站在日本研發總部的立場,各地研發據點不只能因應在地需求,開發能力也愈來愈好的,當然要加以活用。而且海外據點的研發力,其實各有所長。例如印度就擅長開發「高溫環境」的冷氣,泰國擅長「低成本冷氣機」;中國為了因應 PM2.5,具有改善空氣品質的獨特技術;而比利時的專長則是「暖氣」。

海外市場最大的挑戰,在於基礎建設極差。冷氣屬於高耗電產品,但即便是在泰國商業大城曼谷、印度首都新德里、印尼雅加達等城市,一天都可以停電十幾次。大金的冷氣雖然可以承受 460 伏特的電壓,超過當地電壓兩倍以上,但還是故障頻頻,讓銷售人員相當頭痛。

一般家電廠商可能束手無策,但大金卻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派遣研發人員到當地深入研究,最後發現問題出在家用發電機。停電後啟動的瞬間電壓竟然高達 600 伏特以上。研發人員為此重新修改設計,開發出當地獨有機種,再也不會因為斷電而報銷,果然讓銷售量一舉超越其他品牌。

外在環境也是一個大挑戰。以印度來說,其空氣污染程度居世界之冠,除了汽車排放的大量廢氣之外,工廠污水排入河川,讓河底污泥產生甲烷與硫類氣體,不斷腐蝕冷氣管線。為了解決問題,他們在實驗室重現這種容易腐蝕的環境,發現腐蝕現象集中在銅管的焊接部位,因此就在這些部位包覆樹脂,以延長使用壽命。

更大的挑戰是在酷暑。印度夏天恐怖的熱浪,氣溫經常飆破五十度,一般「正常」的冷氣根本無法發揮效果。大金歐洲機種最高只能對付 43 度的高溫,就算日本當地機種也只能到 46 度。這種冷氣在印度完全發揮不了涼爽的功效。

為了因應這挑戰,大金研發團隊開發出在攝氏 54 度環境下也能達到冷卻效果的超高性能壓縮機,室外散熱量也遠超過其他地區。最厲害的是,大金還在當地建立了零件採購網絡,大幅降低製造成本。當地採購的印度製零件已達 85%,成功設計出價格平易近人的印度規格冷氣。

從發掘在地需求,到設計在地規格、採購在地零件,印度研發中心確實提升開發能力,徹底改變過去仰賴日本的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