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泰愛國黨」後,軍政府下一敵人:社交媒體

A+A-
新成立的「未來前進黨」正是依靠社交媒體迅速發展,其黨魁塔納通正接受媒體訪問。 圖片來源:Guillaume Payen/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泰國大選即將於本月 24 日舉行。除了法院宣佈解散烏汶叻公主的「泰愛國黨」外,軍政府與反對派的媒體宣傳戰亦是另一焦點。軍政府掌握電台、報紙等傳統媒體,反對派的宣傳大本營則是社交媒體。英國「衛報」報道,與上一次 2011 年大選相比,現時泰國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情況已十分普遍。對此,軍政府亦有加強管控社交媒體的舉措。

報道指,自發動政變 5 年以來,軍政府一直對國內傳統媒體採取強硬手段,以保障傳統媒體服膺於軍政府。因此,傳統媒體敘述的,往往是國家繁榮穩定的報道。至於一些勇於批評的人士,則經常受到嚴厲的刑法起訴。

但「主旋律」似乎未能在社交媒體吹響。皇家陸軍司令阿披拉(Apirat Kongsompong),上月指示全國 160 個電台,每天必須播放 70 年代的反共兼唱頌軍方的宣傳曲 Nuk Paen Din。阿披拉的命令一發出,即時激起人們在社交媒體強烈反對,不滿軍方以洗腦方式影響即將來臨的大選。不到 3 小時後,命令終告撤銷。「衛報」東南亞記者指,軍方處理是次事件,並非過去的起訴手段,而在選舉前妥協,顯示社交媒體在泰國政治的影響力已日漸增強。

泰國人使用社交媒體的趨勢正高速增長,現時普及率達 74% 之高,比較全球社交媒體普及率的 45%,熱衷程度不可忽視。以 Facebook 為例,泰國有超過 4,900 萬用戶,數量位列全球第 8。2015 年,因發表批評軍政府言論被拘留的著名泰國記者 Pravit Rojanaphruk 評論指:「泰國人通過社交媒體,尤其是 Facebook,以及 Twitter、YouTube,成為具影響力的政治評論家。他們道出了傳統媒體永不敢向軍政府表達的想法及批評。他們的追隨者眾,對我而言是希望。」

Pravit 補充,社交媒體出現愈來愈多不同的政治聲音,甚至呼籲傳統媒體批評軍政府。「他們說:『我們在這次選舉中看到,新聞自由發揮到極致。』」與 Nuk Paen Din 相對,另一首在 YouTube 流傳的反軍政府饒舌曲,雖然軍政府根據「電腦罪行法(Computer Crime Act)」威脅起訴於網上分享或討論的人,但其點播次數高達 5,800 萬次,軍政府根本無法阻止其傳播,不得不放棄檢控。「軍方建立的親軍政府政黨,企圖在大選中延續執政,但社交媒體有可能令是次選舉擺脫軍方的操控。」

此外,是次大選新增 740 萬名「首投族」,佔選民 1 成以上。據曼谷大學近日對潛在「首投族」的調查,79% 受訪者表示將會投票,86% 表示,他們一直以社交媒體為選舉信息的來源。

塔納通在曼谷的競選集會與支持者自拍。 圖片來源:路透社

然而,軍政對現況亦有採取動作。由富商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新成立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規模雖小,但其對軍政府猛烈批評廣為人知。塔納通亦承認,社交媒體是前進黨得以迅速發展的重要因素:「我們可以極低的成本,得到數百萬人的注視。」對於立足社交媒體的政治人物,選舉委員會則成立了「電子戰室(E-war room)」加以監控,塔納通便是目標之一。塔納通指,自己因為在網上批評軍政府,正面臨被取消參選資格或起訴的可能性。

上週,泰國推出更為嚴格的「網絡安全法(Cybersecurity Act)」,賦予政府更大權力審查網路數據,並可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逮捕涉嫌違法者。泰國博樂大學(Kasem Bundit University)數碼媒體法研究所所長 Kanathip Thongraweewong ,該法律模糊不清的條文,使當局在採取行動時,有更廣泛的詮釋空間。

加上在假新聞流行的年代,手握大權的軍政府更容易以法律之名打壓反對派。本週,塔納通的副手 Pongsakorn Rodchompoo 因在社文媒體分享一篇假新聞,指軍政府官員以 12,000 泰銖(約 2,900 港元)的價錢購買咖啡。雖然 Pongsakorn 表示,在得知該帖文來自一個假新聞網站後數分鐘內已刪除,但其黨發言人於本週二指,軍政府已就此事提出起訴,控告 Pongsakorn 違反「電腦罪行法」,若罪成可被判處監禁長達 5 年。

儘管軍政府正加強社交媒體的控制、藉此打擊反對派,但塔納通仍表示樂觀:「過去的政治計算已不能套用在今次大選身上。因為數以百萬計的人,正從政府的掌握之外接收信息。取得話語權至關重要,使選民能投下明智一票。軍政府正失去對社交媒體的控制,一切都有可能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