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明的療法毫無根據,卻是催眠的先驅

A+A-
以「磁性接觸」治療病人的 Mesmer。 圖片來源:ullstein bild/ Getty Images

在 18 世紀西方仍主張放血治療的時代,看醫生似乎免不了捱一刀。當時一位德國醫生 Franz Anton Mesmer 則有另類主張,認為通過操縱潛藏於每個人體內的「動物磁性(animal magnetism)」,就能療癒疾病。其主張雖被指缺乏根據,部分治療手法卻成為現代催眠術的基礎。

Mesmer 過去曾採用當時流行的放血等方式,醫治 28 歲女病人 Franziska Österlin 達 2 年,但成效不彰。從耳痛到抑鬱,Österlin 的身心均飽受多種病症困擾。Mesmer 見醫治無果,便在 1774 年,參照耶穌會神父及天文學家 Maximilian Hell 的建議,複製 Hell 過去的治療方式,把磁鐵貼在 Österlin 身上。Mesmer 最後宣佈,自己成功以這種方法治癒 Österlin。

與 Hell 交流後,Mesmer 把自己博士論文中提到的,人體受星體引力影響的「動物引力(animal gravitation)」理論,修訂為出於自身內部力量左右的「動物磁性」理論。Mesmer 認為,所有生物體內,皆有一種看不見的液體持續流動。當液體的流動受阻塞時,便會引致疾病。由此,只要能連繫並指揮「動物磁性」,病人就能回復健康。

1775 年,Mesmer 向科學院及其他醫生分享自己的理論,卻落得不屑一顧的冷淡反應。為了證明理論正確,Mesmer 選擇治療 18 歲的奧地利女音樂家 Maria Theresia Paradis。Maria 自小失明,熱敷藥膏、用水蛭及電擊均無法醫好眼疾。她於 1777 年起開始接受 Mesmer 治療。Mesmer 其後向外宣告,成功恢復音樂家部分視力,稱「她看到人臉時感到驚嚇」,且能模仿畫在小型雕像上的表情。在 Maria 持續接受 Mesmer 的連串治療後,家人卻稱 Maria 仍舊失明。這次失敗讓 Mesmer 在維也納變得聲名狼藉。

人們圍著「桶子」,在酒店房間接受 Mesmer 的集體治療。 圖片來源:Stefano Bianchetti/Corbis via Getty Images

1778 年 1 月,Mesmer 離開維也納,前往巴黎繼續宣揚自己的新興治療,竟受到歡迎。Mesmer 在巴黎的酒店替人治病,每天求診人數多達 20 人。為應付大量病人,Mesmer 設計出大型設備「桶子(baquet)」,一次過作集體治療。木製的大桶裝滿「磁水(magnetized water)」,並有繩索及金屬桿圍繞,底座各墊有一塊磁鐵。

病人圍著「大桶」,突出的金屬桿壓於病人不適之處。Mesmer 認為,彼此的物理接觸,進一步促進「動物磁力」的流動。同時,房間香氣滿溢、玻璃琴(glass harmonica)輕奏柔和的音樂。隨著 Mesmer 在昏暗的房間裡徐徐走動,揮動手上的金屬棒,病人往往因此陷入恍惚之中,出現抽搐、失笑或尖叫等情況。房間的種種環境氣氛,構成催眠效果,當時便以 Mesmer 的名字命名為「催眠術(mesmerism)」。

1784 年 8 月,法國國王路易十六下令組成 9 人委員會,成員包括美國發明家及開國元勳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等科學家 ,負責評估 Mesmer 的治療方法。該委員會目的,在於檢測「動物磁性」的真確性。委員檢查「桶子」、觀察集體治療過程,以及親自接受治療後,認為 Mesmer 的「動物磁性」理論「缺乏根據」。因為根本無從證實,該「看不見的流動液體」的味道、顏色、氣味如何。委員會發表報告後,Mesmer 失去了大部分公眾支持,成為諷刺對象。Mesmer 終於離開巴黎,此後相對默默無聞地生活,直至 1815 年去世。

委員會著意的,是「動物磁性」理論裡「液體」的存在,而非 Mesmer 的治療手法,能否紓緩或治療病症。事實上,富蘭克林亦同意 Mesmer 的弟子 Charles d’Eslon 醫生的主張:「假如 Mesmer 沒有其他秘密,只是用想像力便帶來了健康,難道不是了不起的好處?」報告就集體治療的觀察則提到:「所有人都服從於磁化器…… 即使他們看似睡去,但當 Mesmer 發出聲音、展示眼神、一個訊號,便把他們都拉回來。人們不禁認同,有一股能操控病人的強大能量,就存在於磁化器當中。」

雖然 Mesmer 的「動物磁性」理論難以驗證。但其展示的技術,如音樂催眠等手法,至今仍備視為現代催眠術的先驅。Mesmer 懂得如何誘導病人,對其精神心理發出暗示,事實上減輕了他們身心方面承受的痛苦。在當時醫學發展相當落後的時代,Mesmer 的確在各種惡劣的治療手法之外,提供一種相對平和、無害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