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銃夢戰鬥天使 —— 不滿現況,就尋找未知與改變,是人類的天性

A+A-
電影「銃夢:戰鬥天使」劇照。

「銃夢」這電影描述的未來世界,有一個地面城市「廢鐵鎮」,連著一個的先進空中城市「沙雷姆」。空中城市把垃圾排到地面,而地面城市則把這些垃圾循環再造運回去,形成了一個有著明顯上下遊關係的體系。很多地面的居民,都夢想離開自己土生土長的地面城市,移民上去。

為甚麼那些人那麼想去天空城市呢?

在原著中,這是很容易看到的。因為在漫畫早期的廢鐵鎮,描述得頗為病態灰暗,是一個殘破、污穢、混亂、治安惡劣、弱肉強食、蕭條、文化雜交的貧民窟,有種荒涼的西部小鎮味道。到處都是唯利是圖、從事不道德勾當的宵小。給人很強烈此地不宜安居的頹廢與危險感覺,你會感受到大家想要離開那地方是正常的。

可是電影中逞現的廢鐵鎮,卻是另一回事,雖然還是混亂骯髒。可是展現出十分的活力,你在電影裡看到的廢鐵鎮。雖然百病叢生,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在貧窮中,還是能過著頗為自由快樂的生活。在陽光照射下,看起來還是個凌亂但漂亮的繁榮城市。

在電影裡看廢鐵鎮,你會覺得活在裡面也沒甚麼不好,沒有甚麼非離開不可的理由。

所以在網絡上有些評論,說這個廢鐵鎮這麼好是個敗筆,因為這樣,就看不出為何那些人非要千方百計的移民?正如裡面有個角色說,與其天天想移民發花癲,不如踏實的在廢鐵鎮爭取當個有錢人,生活就已經非常不錯,他根本沒興趣去沙雷姆。

電影「銃夢:戰鬥天使」劇照。

正如原著的血腥場面,在電影都砍光了。會有這樣的改變,自然是出於現實考慮。

我倒覺得,這個部分電影與原著之間的氣氛差別,正好是電影的價值所在。這個生活還算過得去,很可能比起我們住的香港還要好的廢鐵鎮,反而更為寫實,更為有血肉。

為何大家想要離開廢鐵鎮,移民沙雷姆?那是因為裡面的人對沙雷姆一無所知。相比起自己身邊能每天看到廢鐵鎮的醜陋,沙雷姆會被崇拜,只因為給了大家的是無盡的想像空間。

沙雷姆代表的是「未知」和「變化」,滿意現況的人對它沒有興趣,甚至抗拒它;但是不滿現況的人,則會投以大量的想像,然後變成夢想去追求它,即使真相是它可能並不如想像中的美好。如果理解這點,套用在現實,你可以想像到,想要移民離開故鄉的人是怎想?我們對移民來的人又抱著甚麼想法?為何有些人移民了會後悔?

因為夢想成真後,不再未知的東西,並不如想像中的美好,不過爾爾,甚至是惡劣。

不僅是移民,人生每一個階段,我們都多少經歷過這樣的感覺,還想起大家孩提時代,進中學之前,對中學甚至大學的想像嗎?還記得在正式工作之前,對於事業的憧憬嗎?還記得曾經對愛情,婚姻的想像嗎?這是千古不變的人性,當我們對於現況不滿,就會找尋新的可能性。

就像這電影的故事般,未知對於人類的魅力,是令人類進步下去的動力;同時,也如情節的發展一樣,進步總是伴隨著風險與代價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