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請勿轉台」—— 笨蛋錄用法則,愛護你的豬隊友

A+A-
「請勿轉台」劇照。

編輯 C 除了每週準時催稿之外,偶然都會跟我分享日劇。近日,交稿之後,她忽然強烈推薦在 Netflix 新連載的「請勿轉台」。看了兩集,打從心底點了點頭,我想,她的工作日常應該也遇到不少連白眼都翻累了的辛酸。

作為北海道電視台開局 50 周年紀念作,「請勿轉台」改編自佐佐木倫子同名漫畫,故事講述北海道札幌的某個小型電視台新聞部,在今年剛入職的幾名新人之中,有個百年一遇的奇葩,俗稱「撞板多過食飯」的豬隊友雪丸花子(芳根京子飾演)。同年入職的一眾新聞部初哥,都想爭取資深同事認同,脫離實習階段。但他們更不明白,為何像女主角這種報道離題、錯字連篇,「4」字和「千」字都會混淆,面試時甚至連電視台會不會開拍電視劇都未搞清楚的笨蛋,反而會被錄用。每年無數待職畢業生,千挑萬選,偏偏揀著一個爛茶渣,卻有資深員工提點職場新丁,這是基於「笨蛋錄用法則」。

錄用法則之一,笨蛋做事不經大腦,全時段脫線,無規律可言,但有時會打破悶局,製造驚喜。

錄用法則之二,笨蛋的出現,能夠激發團隊之中其他成員的潛力。就我理解,即是讓優越感作祟的催化劑,能幹的團員將因此特別賣力表現自己。

曾經作為一名新人編輯,入職報館那年,一張坐著 8 至 10 人的編輯枱上,確實總有一兩個文字修養、專注能力,以至辦事方式都完全無法恰如其分,應付日常工作的豬隊友。有人做事滾水淥腳,粗心大意,亦有人三不五時自行「離線」,墮入他們神秘的思考領域,簡稱夢遊。新手上路,總是在意同輩之間的較量,尤其痛恨豬隊友累事。做不來的工作,當然需要其他同事補筆,況且嚴重影響上司心情(旁人遭殃)和編輯部形象。就像「請勿轉台」的故事之中,雪丸整理新聞資料時抄錯關鍵字,如果新手主播不夠醒目,跟著讀錯,全世界都會認定犯錯的人是主播自己。

但讓人深深不忿的是,豬隊友仍然一直守護著自己默默耕耘的專業態度,只是工作愈來愈少,甚至愈見簡單(仍然會出錯)。或者,確是出於「笨蛋錄用法則」的影響,與我同期報到的新編輯,工作量雖然比其他部門的新人要多,但縮短新手保護期,提早遞增難度系數,也未必是壞事。至少懂得坎坷之中,保持幾分淡定。

當時我們都不明白,主管為何要冒著風險,把豬隊友留下來而不辭退?幾年之後回想,開始明白主管的心事。大抵是同樣出於某種優越感作祟,如果因為部下能力不足而決定換人,即是變相示弱,暴露了自覺未夠斤兩承擔挑戰。至於主管心裡有沒有望子成龍,將笨蛋栽培成才的意圖,我猜應該是有的,不過,笨蛋階段總會隨著時間結束,孺子則並非每個可教。

「請勿轉台」劇照。

平生最討厭跟一些不上道的人溝通,興趣可以,稿事免談。遇著感覺不是那回事的,基本上眼尾也省得一掃,尤其已經過了新人階段,若然能力不足,早就應該雙倍專注,太遲的話,起碼有點自知之明選擇離開,否則只會連累別人,或成為被針對的笑柄。偏偏前幾年,另一編輯部剛好又來了個豬隊友奇女子。此女子擅以古怪衣著聞名於各個部門,但不是帶有 Fashion 觸角的那種古怪,純粹是怪誕。不過,衣著怪誕並不可怕,可怕在於其稿題、文筆、言行舉止,甚至飲食習慣,都貫徹了其怪誕作風,無一合符編輯標準(成年人標準)。與此奇人交談,從來覺得極度吃力,還是那句,工作以外,我們可以談興趣,但絕對需要避免工作往來,省得自尋煩惱。

看「請勿轉台」的時候,腦海中幾乎一直想到此女子身影。她熱血,但魯莽,Energetic、健談,可惜做事從來抓不到重點。時下興引用阿岡本的「例外狀態」,正好形容經歷了無數次「炒粉」過失,仍得到上司破例寬待,一直沒有被革職,相安無事繼續日常脫線上班的她。編輯部曾有一段日子頗為齊心,期間跟上司談起此女子,仍獲大讚,「她久不久都有些驚人之舉」。即是說,另外 99% 時段的失常表現都可以原諒。也可能因為,當時人腳齊整,再多失誤,團隊中都有人可以彌補。

不曉得這算不算「笨蛋錄用法則」,但最為印象深刻的是,後來遇到一件麻煩差事,需要緊急找人幫忙。電話撥到底了,最終,嘗試跟此女子溝通一下。她隨即便輕輕鬆鬆給了我幾個聯絡人資料。一試無妨,正常情況都覺得機會渺茫,然而,自報家門之後,他們一聽到我是她的編輯同事,態度都截然不同,語氣親切得多。工作關係人來人往,難以談得上交情深厚,但大家都表示,特別記得此怪誕女子,還大讚我的同事相當有趣,樂意賣我一次人情。到底她做過甚麼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想像,都是一些令對方哭笑不得的奇聞。

沒多久,此女子便因為感情問題人間蒸發,雖然很符合她的個性,但編輯部再沒有辦法用「例外狀態」留住她了,倒是仍記得她那些語句不通,跟亂寫無分別的稿。

那時候,我還是太年輕了,以後才明白,世界上除了有人像她一樣不識字,其實還有很多扮識字和從來不寫字的人。避無可避,遇著幾個不上道的人,都有笨蛋和混蛋之分。與混蛋相比,笨蛋又有甚麼可惡呢?

豬隊友是否真有存在的需要?團隊之中,可能真的需要 1% 的笨蛋,但一個真的已經足夠。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