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慶祝的普立茲獎

A+A-
「南佛羅里達太陽哨兵報」員工得悉獲獎後,悲喜交集。 圖片來源:路透社

獲獎是快樂的,但因別人的死而得到殊榮,又該用哪種心情面對?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作為美國新聞業界大獎,今年特別頒發獎項予 15 項有關美國嚴重槍擊案的報道,佔全部獎項的 5 分之 1。當中,一份地區報章更因深入報道發生於自家報館內的槍撃事件,用血淚得到殊榮。

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Annapolis)的「首府公報(Capital Gazette)」得知贏得美國新聞界享負盛名的獎項後,編輯 Rick Hutzell 百感交集:「很明顯,(我們)感覺複雜很多,沒有人會願意因為 5 個朋友被殺而獲獎。」2018 年 6 月,過往曾多次投訴該報的槍手,衝進報館的新聞編輯室,令他們痛失了 5 名同事。

襲擊發生後,員工仍盡力如常出版第二天的報紙。公報贏得特別嘉獎,嘉許他們報道美國新聞機構史上,其中一件最嚴重的襲擊事件,以及他們面對襲擊的勇氣。普立茲委員會更特此捐贈 10 萬美元獎金予該報,以協助該報繼續運作。

另有兩份地方報章亦因大篇幅報道槍擊事件而得獎。「匹茲堡郵報(Pittsburgh Post-Gazette)」採訪去年 10 月賓夕凡尼亞州一座猶太教堂造成 11 人死亡的襲擊事件,撰寫出「身歷其境、富同情心」的報道,獲得突發新聞獎。在獲悉得獎後,「匹茲堡郵報」的新聞編輯部為受害者默哀一分鐘。

「南佛羅里達太陽哨兵報(South Florida Sun Sentinel)」則因報道 2018 年 2 月佛羅里達州帕克蘭校園槍擊案獲獎,內容揭露「致命槍擊案發生前後,學校及執法人員的失誤」,最終導致 17 人死亡。報社內,員工均以嚴肅態度看待獎項,主編 Julie Anderson 說:「我們也在意自己贏得獎項,但仍然有(死傷者)家人在悲傷中,這不快樂。大概……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它,我們也是有情緒的。」

在宣佈得獎名單之前,普立茲行政人員 Dana Canedy 向佛州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學生報 Eagle Eye 成員致敬,當時他們登出槍擊案中受害者的訃聞。Canedy 指,雖然他們沒有得獎,但「令我們對這個偉大民主國家的新聞業未來充滿希望」。

今年普立茲獎的得獎名單,促使人關注美國令人不安的現實。當地有種關於槍撃案的可怕「輪迴」:大規模槍擊事件發生,槍械問題的辯論出現,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就消失。今年的普立茲獎突顯美國槍擊事件的頻密程度:在佛州校園槍擊案事件發生後的一年中,幾乎每天都有一宗槍撃案;而自 2012 年 12 月桑迪胡克小學發生駭人槍擊案以來,美國再發生約 2,000 宗大規模槍擊事件。

帕克蘭的學生所參與的反槍械遊行,已經設法贏得更多關注,但進展非常緩慢。此次普立茲獎或可成為契機,令美國人重新正視有關槍械管制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