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達文西自畫像的密碼

A+A-
達文西於約 1512 年所繪的自畫像(局部)。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人的一生在骨頭上不斷留下大大小小的印記,間接記錄了一個人的生平和經歷。而在分析骨頭的同時,法醫人類學家亦會分析其他一起找到的物件,包括衣物、飾物等等,務求拼湊出一個最完全的故事。在某些情況,這些文物甚至歷史文獻記載,更能為現在的學者提供額外資訊,正如在今年逝世 500 周年的主角 —— 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

在過去這麼多年來,令藝術歷史學家討論得最激烈的是,達文西到底是左撇子還是右撇子。從分析其繪畫、掃描陰影等技巧,可以看到繪畫時,他都是以左上到右下下筆,這都令歷史學家懷疑「達文西是左撇子」這個理論的可能性。更有不同的研究指出,他始終沒用左手繪畫。

兩名意大利醫生分析了其中一幅 16 世紀的達文西自畫像。畫中的他比較年老,這幅畫作是用紅色粉筆繪畫,送給另外一名畫家 Giovan Ambrogio Figino。而令醫生開始研究的是,因為畫中達文西的右手用類似繃帶的衣物綁住。不同的歷史文獻都有記載有關在達文西晚年,他的右手手肘開始癱瘓而不能拿畫筆,一直以來推斷背後的原因是與他曾經中風,甚至他的飲食有關。

達文西晚年另一幅自畫像中,手指不能完全伸直。 圖片來源:Museum of Gallerie dell’Accademia, Venice, Italy

但是,透過不同歷史人物的筆記及相關紀錄,都發現達文西除了畫畫或寫文章外,亦有使用右手的習慣。因此,這兩名醫生嘗試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作出研究及診斷。自畫像圖中被綁住的右手僵硬,手指不能完全伸直,形成俗稱「爪形手(claw hand)」的症狀,幾乎在收縮狀態。這兩名意大利醫生認為,達文西曾經昏厥的機會比中風大。可能因為昏厥途中,令到右手上臂附近出現急性創傷,繼而受到壓迫,導致尺神經麻痺(ulnar palsy)。

尺神經(ulnar nerve)從肩膀開始,一直通往我們手掌的尾指,並且控制手部肌肉,讓我們能夠擁有細微的活動能力。按照醫學研究顯示,只要有直接撞擊 —— 尤其在運動場上,就可以引發急性尺神經炎,而慢性的尺神經壓迫,大多數則是因為長期因工作,而將肘關節維持在屈曲狀態。早期出現會令到尾指及無名指麻痺、刺痛,及肘關節內側痠痛,之後麻痺感覺會慢慢延伸到肩膀甚至頸部。持續下去,有機會令到手掌內側肌肉萎縮無力,影響日常活動,如轉動鑰匙或者如達文西般 —— 執起畫筆也有困難。

由於右手手肘部分,開始出現神經病變問題,達文西便多利用左手來做描繪的工作。亦因為在此之後,依然發現達文西沒有停止創作,證明他的心智依然清晰,沒有受到是次創傷影響,因此這兩名醫生有理由相信他中風的機會不大。這個說法亦能解釋到,為甚麼往後達文西有很多作品都沒有上色、沒有完成,包括有名的「蒙羅麗莎」。

即使達文西已經離開了世界 500 年之久,但他一生經歷的事,竟然從繪畫技巧及畫作中的細節,一直依然向我們訴說著。他對我們的影響看來還不會減退呢!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