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蛋包飯想到逃犯條例

A+A-

2019 年 5 月 24 日,歐盟「廿八國聯軍」外交照會林鄭月娥,就修訂「逃犯條例」提出抗議。

歷史總是最好的預言。119 年之前,1900 年 6 月 21 日,慈禧發佈「宣戰詔書」,向八國聯軍開戰。同年,德國派遣軍第一步兵團,雄糾糾跨過黃浦江,操到上海南京路,為租界內的中國人提供庇護。和今天的政情,正好相映成趣。

根據「上海租地章程」,上海租界原本只准洋人居住,人煙荒涼,只有不夠 50 個洋人居住。但由於租界內司法清明、治安良好,愛國的中華兒女不顧一切,以腳投票,清末不斷湧進租界,最後導致 97% 以上是華人住民。

上海租界有獨立的司法機構「會審公廨」,由日本、英國、法國、意大利四國陪審官,輪流陪審華人刑事案件。租界建立後,大量中國人湧進來居住。不止是上海租界,天津租界也是華人人滿為患。更不用提這百年以來的「大逃港」,數以百萬的華人偷渡到香港,構成了香港社會人口的中堅。

為甚麼上海租界法庭,寧信日本人陪審團,也不信中國人陪審團呢?

很簡單,今天的大媽,寧走明治奶粉、益力多水貨,也不喝國產奶粉。

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難免勾起新仇舊恨。由清末 300 多個不平等條約、割讓香港、被迫打開五口通商,這條開放入世之路上,「受逼害幻想症」如影隨形。

反觀對岸,和上海、香港同期,日本幕末時代被迫開放的五大港口之一:橫濱,郤每年大肆慶祝「開港節」,將帝國主義者培理將軍,奉為神明。橫濱市海邊,保留了明治年間的海關紅磚倉庫,二號倉庫於 1911 年已建成,另一個在旁邊的一號倉庫,就遲兩年建成。1911 年為明治 44 年,已經是末期,為甚麼那麼遲才建造海關倉庫?關乎明治初年,日本政府根本無權去徵稅,因為幕府和清政府一樣,簽了一大堆不平等條約,所有外國貨物不需要繳稅,就可以進入日本大傾銷。

明治人怎麼改變不平等條約,收回治外法權,收回租界?不是靠刀槍不入義和團向八國聯軍開戰、精神勝利法阿 Q,而是真正全面西化。西化不止是經濟改革,還包括政改。

紅磚倉庫:明治政府如何收回稅關

橫濱作為日本幕末時代五大開放的港口之一,海邊至今仍保留著明治年間的紅磚倉庫。這裡一共有兩個倉庫,名為「二號倉庫」的建於 1911 年,旁邊的「一號倉庫」則晚了兩年才落成。

橫濱至今仍保留明治時期的紅磚倉庫。

為甚麼當時會建造這兩個倉庫呢?明治初年,日本政府與清政府一樣,簽訂了不平等條約,其中一個條款,就是外國貨物毋須繳稅,外國貨物來到日本就可以進入日本大傾銷,於是大量紡織物湧入日本市場。明治政府一直想改變這不平等的情況,收回部分權益,例如對貨物徵稅、收回治外法權、收回租界等等。1889 年(明治 22 年),明治政府頒佈了亞洲的第一部憲法,成立了亞洲第一個國會,也是亞洲的一個國家舉行民主投票選舉,加上根據西方法律編寫 1880 年刑法典、1890 年立商法、1898 年根據德國民法典初稿與法國民法典編寫民法,以上種種行動,證明日本已經認同西方的普世價值,變成一個文明現代社會,於是列強主動將租界、治外法權以及稅關權力,通通交還給日本政府。

外國貨進入本土的稅收,對明治政府而言是個是很重要的收入,貨物來到日本徵稅之前,要先放置於紅磚倉庫內,繳完稅才可以運去日本全國各地販賣,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紅磚倉庫絕對證明了明治維新的大成功,讓日本人贏得歐洲列強的尊重。如今,紅磚倉庫經過活化,已經變成了遊客景點,商場內有不少餐廳商店。

和風洋食:蛋包飯

來到橫濱這個和洋雜處的港口城市,當然不能錯過和式洋食,紅磚倉庫最著名的就是蛋包飯。蛋包飯的意念來自法國人的奄列,法國人以奄列做早餐,就是一個雞蛋,加配一些洋葱、火腿等,一點也不飽肚,日本人就在這上面加了無限創意,他們竟然想到,把日本人最喜歡吃的米飯,放在奄列裡面,就變成了現在的蛋包飯。

蛋包飯始先出現於明治 33 年,東京銀座有一家洋食店叫做練瓦亭,老闆有一天忽發奇想,將法國奄列跟東方的米飯結合在一起,這第一個蛋包飯叫甚麼名字好呢?叫 Omelette-rice 的話,似乎太長了,於是他想到 Omu-rice 這個混合式的名字。來到今天,蛋包飯已多了許多變化,還會配上吉列蝦、吉列豬扒、漢堡扒等配菜,飽肚程度更上一層。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