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運動的 8 堂課

A+A-
法國史特拉斯堡有黃背心示威者上街。 圖片來源:路透社

法國黃背心運動(Mouvement des Gilets jaunes)曠日持久,歷時超過半年,仍然使得警方疲於奔命。有國際社運組織指出,黃背心在主流社運以外另闢蹊徑,架設路障卻不拘泥於佔領街頭,逢週六湧上街,地點路線出其不意。文章又提醒,除短期成敗以外,抗爭者還要著力保留抗爭遺產,為下場運動提供根基。

國際左翼社運組織 Radical Education Department 撰文指出,黃背心運動甫發生,便展現出異乎尋常的特質,既揉合極左和極右的元素,又缺乏政黨或工會領導,自去年 11 月開始不斷壯大,與國家機器持續周旋,當中有值得外國抗爭者參考的地方。

1. 多參與而非指指點點

文章指出,每當有新社運形式出現,總有知識分子或社運人抱持懷疑眼光,然後引用傳統的社運理論指指點點,以前輩經驗教導新人甚麼才是「真正」社運。但他們通常都以第三身視角,而非第一身參與者角度理解問題,以致作繭自縛。

2. 不死守任何公共空間

近年全球各地都流行佔領公共空間運動,縱然有助團結抗爭者,令其有平台公開表達訴求,但佔領運動始終有其缺點,一味據守陣地會虛耗資源和精力,民氣隨時間消耗,又更容易成為鎮壓目標。

黃背心示威者反其道而行,不死守任何公共空間,在每個星期六湧上街頭,沒有任何既定路線,不預先公佈時間下快閃式堵路,用各種直接行動撼動政權。譬如堵塞高速公路和迴旋處,接管或燒毀道路收費站,讓汽車自由通行,令政府無利可圖。

3. 罷工不純粹是拒絕上班

部分工人罷工,不純粹是拒絕上班,或跟隨工會上街遊行,他們還會積極參與堵路以及其他快閃形式的行動。如此把傳統社運的示威遊行,與新型社運的直接行動結合,能夠將罷工的政治和經濟衝擊發揮到最大。

巴黎的黃背心示威者在街頭與警察對峙。 圖片來源:路透社

4. 以錯誤訊息攻其不備

政權擅長拖延戰術,知道每場運動過了高峰期,或者踏入特定季節,民氣便會逐步消減。以法國為例,上班族及學生都有暑假,警方通常會假定佔領運動拖延到暑期,上街人數便會自然驟減,是清場的最佳時機。但文章認為,抗爭者同樣可以在時間上創造優勢,譬如模糊確實的行動日期時間,達到攻其不備的效果。

5. 政權會陰招盡出打壓抗爭

正如歷史給予我們的教訓,政權會扭盡六壬維護自身利益,無所不用其極鎮壓示威者,還有傳媒護航為其辯護,手段又會隨時間而愈加暴力,譬如有臥底警察混入群眾,刻意挑起暴力行為以嫁禍抗爭者。文章寫道:「我們的敵人毫無道德底線,他們會不分青紅皂白傷害、甚或殺害任何人。切忌低估敵人的冷酷無情。」

6. 擴闊抗爭的政治想像

不要一味回首過去、後悔當初,擴大自己的想像,才是持續抗爭的動力來源,這是黃背心運動重要的一課。文章舉例,如要向政權持續施壓,是否可以突襲佔領重要的權力地標,開放予公眾集會,但半夜出其不意棄守陣地,轉戰其他地方,以虛耗防暴警察的資源。把運動推向國際,同樣是行動升級的辦法。

7. 社會運動從不純粹單一

社會運動要不同力量聚合才能成事,各派系既能開拓戰線,又可能因分歧而互相競爭,無論傳媒如何為一場運動命名,都只是基於方便需要,無法反映運動內部的複雜多元。以「黃背心」運動來說,示威者既沒有一致的政治目標,又沒有共同政黨或工會背景,亦很難歸類是右翼還是左翼。

8. 為下場運動保留抗爭遺產

大眾傳媒喜歡獨立看待一場社會運動,著眼其短期成敗,漠視這只是歷史長河上的一點浪花,背後牽連到更源遠流長的抗爭歷史。以黃背心運動為例,文章認為這是受壓迫大眾與精英階層持久戰的一部分。

每場運動爆發後,抗爭者都應該把握聚合力量的機會,不分畛域建立新政治團體和聯盟,努力開發另類媒體平台,即使一場運動以失敗告終,但只要這些抗爭遺產得以保留下來,它們都可以成為下場運動的根基。抗爭者必須具備如此歷史視野,方可能長遠取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