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注定是闖禍的性格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香港 6 月大風暴,特首林鄭的個人性格,是其中最關鍵的催化劑。

「林鄭」的稱呼,和葉劉、羅范前後呼應,香港的阿太們,冠上夫姓者甚多,一般都以「太」來稱呼,為何對這幾個女人的稱呼不一樣呢?如此區別對待有沒有透出一點玄機?

我覺得,姓氏疊加的別稱,淡化了她們身為太太、母親,甚至女性的色彩,以及站在她們身後的丈夫的形象,而變得十分中性,沒有甚麼人味,不免令人猜想,她們平時生活中會不會也是生人勿近?

估計在日後的歷史書裡,林鄭的個人性格,將成為研究重點,因為歷史的十字路口,往往繫於一兩個站在風口上的人,因性格驅使,才最終做出如此這般的決定,換一個人,軌道就會改寫。

據羅范在電台透露:這位特首幾十年以來,從未遭遇過今日這樣的挫敗 —— 挫敗兩個字也太過 understate 了,這是徹頭徹尾的災難好吧?

除了天生反社會人格,一般的人不可以不受挫敗,而且愈早愈好,所謂「玉不琢不成器」,其實就是俗話說的,人生必須承受一點磨難,挫一挫銳氣,才能改掉自以為是的大缺點。

可是很不幸,這位特首成長的年代,正好搭上香港運勢最高的時代順風車,一路順風順水,不但沒有經歷甚麼挫折,更因為時代機緣,明明是五班馬,也被破格升到了一班。因此她才自稱「年年考第一,考不到第一便羞憤痛哭」,簡直笑死人,人生經歷要多麼蒼白,才會說得出這樣的話?

歌德有句名詩如今已被濫用了:「未經過長夜哭泣的人,不足以道人生。」有沒有人成年後,還在為自己考試考不到第一而長夜哭泣?如果有,證明這個人在讀完書之後,再也沒有經歷過比考試更艱難的事情了,這個人心智有多成熟,又有甚麼情懷,何德何能去體察人間的難處?充其量當兩個兒子的老母,也就罷了;居然當上政治領袖,災難的編碼已經預先寫下。

她年年考第一,穩坐公務員,節節往上升,乃至於她從頭到腳都相信自己是「精英」,老娘天下第一。正是她個人的幸運,才釀成了香港的不幸。

在過去的香港,包括今天的中國,對於精英的想像和定義,總是著眼於外在的 Resume :搵幾錢,打乜嘢工,群乜嘢人,小孩上甚麼學校,都是可以炫耀的資本;從來無關內在的品質,譬如睿智、仁義、正直、勇氣、擔當,這些古代貴族精神的延續。

因此,在很長時間內,香港上位的「精英」恰好是相反的:他們善於鑽營,走精面,總是將責任卸得乾乾淨淨,又不會被人抓到痛腳,有著數必定有他份,油光水滑、八面玲瓏、狡兔三窟,能夠問心無愧踩著別人的背脊向上爬,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在日常生活中,這種人正是人人厭棄的「仆街」,千萬不可當朋友;一旦他們當政,不闖禍還有天理嗎?

林鄭無非是這類精英的代言人:表面目空一切,不可一世,其實內在空虛,毫無人格涵養,無所謂信念和原則,「若為利益故,萬般皆可拋」。所以我們才會目睹這場十級風暴,為了她自己升官連任的利益,毀了整個香港也在所不惜;她身邊的內閣官員,議會保皇黨,也是個個如此,分別只是他們的傲慢,未必會像她這樣寫在臉上。

在這場完美大風暴中,只要特首的性格不是如此極端,而是平時也會跟人講講閒話,喝瓶啤酒吃份炸雞,偶而也爆一兩句粗口稍作發洩,簡單來說,只要她稍有人性,就不會釀出如此災難

當初她說上帝叫她參選,上帝偏偏把這樣一個人放到此時此刻的這盤棋局上,真是天威難測啊。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